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试问时光凉几许 > 第九节 身孕

第九节 身孕


  曲瑾凉回了云歌院不久,菡萏苑就差了人来传话,说是墨染瞳在祠堂晕倒了;林遇来传时,曲瑾凉和苏婳正在用膳,留依只当那是墨染瞳争宠的把戏,便在房外将林遇拦下了,不让他惊动曲瑾凉。
  林遇心想着曲瑾凉方才回府,疲累不说,一身的伤也容不得劳累,便不敢莽撞打扰。
  谁知,酉时一过,古柠竟在云歌院门口大闹了起来,说是墨染瞳性命垂危,死活闹着要见曲瑾凉;留依见她模样凄楚不似扯谎,这才急忙回了曲瑾凉。
  留依来报时,看到曲瑾凉正裸着上身坐在软塌上,他身上遍布伤痕,多数都是些鞭伤,腹部还可见几处烫伤。
  留依见了,自是心惊;可见苏婳却是一脸沉静,她手里拿着药膏,小心翼翼地给他背上的伤口上药,留依进来了,也只是侧过脸瞥了她一眼。
  留依见他二人脸色都不大好,便犹豫着不敢开口。
  “有事?”曲瑾凉冷声问了一句,声音里满是不耐。
  “少爷,菡萏苑来人了,说是少夫人性命垂危,请少爷过去看一下。”留依回道。
  苏婳手里的动作顿住。
  “好好的怎么会性命垂危了?”曲瑾凉说着,还是从软塌上站起身来,苏婳见状,从一旁拿了衣服递上。
  “说是刘大夫染了急症,不能前来诊治,菡萏苑的人也不敢做主去请别的大夫,所以来请示少爷,”留依说着,看了苏婳一眼,然后又问曲瑾凉,“少爷,是不是让林遇请个大夫替少夫人诊过再……”
  “让林遇赶紧去请个大夫,”曲瑾凉说着,转过身看向苏婳,“拂儿,你随我去一趟。”
  “我?”苏婳眉头轻蹙,“少夫人见你,我跟去做什么?”
  “是啊,四姨娘这些天都忙坏了……”见状,留依也忙插话。
  “走吧。”说完,曲瑾凉径直走了出去,并不理会苏婳抱怨的目光。
  苏婳也不敢再多言,只好亦步亦趋地跟着,两人从西侧门出,没多久就到了菡萏苑。
  曲瑾凉和苏婳赶到时,墨染瞳已经不省人事了,跪了一屋子的下人,个个束手无策,见曲瑾凉来了,更是大气也不敢出。随后,古柠也赶了回来,见了曲瑾凉便扑通跪倒在地,楚楚可怜地哭诉:“少爷,你快看看少夫人吧,她怕是要不行了。”
  “到底怎么回事。”曲瑾凉走到墨染瞳床前坐下。
  “少爷出事这些天,少夫人夜不能寐食不知味,日日都在祠堂跪经,前几日少夫人又去了一趟寺里为少爷烧香祈福,想来是染了风寒,回来后身子便不中用了……”古柠说着,泣不成声,一双眼睛更是肿成了核桃一般。
  “拂……”曲瑾凉顿了顿,对苏婳说,“你给看看。”
  苏婳走上前,瞧了眼墨染瞳,她仍是昏迷不醒的状态,面无血色,被冷汗浸湿的发丝贴在额角,那模样着实我见犹怜。
  “少爷,让一让。”苏婳说着,待曲瑾凉起身,她在床沿坐下,悉心替墨染瞳号脉。
  古柠见了,自是惊讶,“少爷,这……”
  “闭嘴。”曲瑾凉冷声喝止。
  苏婳号脉这会儿工夫,留依也进来了,她走到曲瑾凉身边,附耳低语:“少爷,大夫来了。”
  “外面候着。”
  “是。”说着,留依看了一眼苏婳,然后轻手轻脚地退了下去。
  又过了一会儿,古柠见苏婳一直不出声,心里越发担心,便又开口:“少爷,奴婢求你了,给少夫人找个大夫吧,少夫人身子本就弱,经不起这番折腾啊!”
  “你既知她身子弱,早先怎么不拦着!”曲瑾凉皱着眉,不耐地呵斥。
  这时,苏婳终于站起身来,她眼神复杂地盯着曲瑾凉看了好一会儿,直到曲瑾凉没了耐性,她才神情淡漠地开口:“恭喜少爷。”
  闻言,曲瑾凉挑眉,问她:“喜?何喜之有?”
  “少夫人身子本虚,这几日鲜少进食且忧虑过度……加上,”苏婳说着,垂下眼睛,不再看他,“加上少夫人有了身孕,所以才会虚脱昏倒。”
  曲瑾凉心口一窒,他瞥了眼床上的墨染瞳,然后下意识朝苏婳迈了两步。
  苏婳倒退了两步,拉开了和曲瑾凉之间的距离,她没给他开口的机会,只是沉声说:“苏婳医术浅薄,少爷还是请大夫进来替少夫人诊治吧,别耽误了少夫人的身子。”
  曲瑾凉回过神,冷声吩咐:“把大夫请进来。”
  跪在地上的古柠早已喜不自禁,连忙起身往外走。
  留依在外头也听见了,随即领着大夫进来了,与古柠撞了个正着。
  古柠也不恼,连忙拉着大夫往里走,留依也跟了进去,就看到曲瑾凉和苏婳两人僵持相对站着。
  见大夫来了,苏婳忙从床榻前退下,也顾不上行礼,直接走出了房间。
  留依跟着她出了门,谁知苏婳突然转过身来,她目光有些飘忽,沉吟了一会儿才说:“我回清照苑,你不许跟,”她又朝里屋看了一眼,说,“我不想见他,你最好拦着,不然,对付胡猛剩的那些药,我都喂给他。”
  “四姨娘……”见苏婳扭身走了,留依欲言又止,想跟上又不敢,只好留在原地。
  不多一会,大夫号过脉,回了曲瑾凉,说辞与苏婳的大体一致;之后,曲瑾凉守着大夫施了针,见墨染瞳脸色稍缓,大夫又开了些安胎补气的药,这才由古柠领着,送出了府去。
  留依见大夫被送走了,心知墨染瞳也脱险了,便又进了房里去见曲瑾凉,见他还痴痴的守在墨染瞳床前,也不敢再提苏婳,只是走上前同曲瑾凉说了自己压下墨染瞳晕倒不报一事,请求责罚。
  曲瑾凉也没多说什么,只问了句:“她走了?”
  留依知道他是问苏婳,便据实已告:“走了。”
  “她说什么了?”
  “不让奴婢跟着,说是回清照苑了。”留依心里掂量着苏婳走之前说的那番话,想必也是动了气了,这几日,她也见识了这个四姨娘的脾性,倘若她心里半分没有少爷,必然也不会说那番置气的话。
  可若是她心里真的有少爷,两人又刚刚经历了一番劫难,原该是情意正浓之时,却好巧不巧地让她亲手诊出了少夫人身怀有孕……
  思及此,留依不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