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试问时光凉几许 > 第十一节 我没有娶她

第十一节 我没有娶她


  月色笼罩下,游廊两侧的碧树琼花斑驳陆离,微风拂动游廊下的灯笼,光影摇曳着。
  苏婳心里陡生了些寒意,她扭头望了眼身后,瞧着路明轲在后头不远处跟着,心里不免又踏实了一些。
  “千羽姑娘的琴声很动听吗?”苏婳冷不丁地问。
  曲瑾凉有些诧异她突然问起千羽,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便没应声,只听到苏婳又问了句,“她知道郭大夫的下落吗?”
  曲瑾凉又沉默了好一会儿,苏婳以为他不想同自己说这些事,便没再问。
  “千羽的确是帮着秦淮把郭屏藏起来了,就算我们不去找,秦淮也不会把他藏太久的,问出他想知道的秘密,不管是死是活,郭屏总会出来的,”曲瑾凉说着,轻轻叹了口气,“秦淮原本就没有要嫁祸你的意思,发展到现在这样,怕是他也没有料想到吧。”
  “秘密?什么秘密?”苏婳忙问。
  见苏婳对秦淮的用意似乎并不好奇,曲瑾凉心里不免松了口气,他顿了顿,才说:“郭屏替你看诊那次似乎是有意错用了药,他大概猜到了我会去找他,只是没来得及见上一面,他就被秦淮带走了……拂儿,郭屏的爹曾是你们家的府医,关于那场灭门惨案,他约莫是知道些什么内情。”
  苏婳虽是有些诧异曲瑾凉突如其来的坦诚相待,但对他说的这些却不以为然:“你都不知道的内情,他又能知道什么。”
  “自从你离开之后,除了每年你的祭日,我是说,假的祭日……除了那个日子,我几乎没怎么去过你们家;所以,对于当年的事,我的确知之甚少。”
  “怎么会呢?”苏婳有些吃惊,“我听留依说,当年那桩灭门案你们家也牵涉其中,曲明熹莫名其妙地被发配到北境,曲老爷也一病不起,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内情呢?”
  正说着,两人进了屋。
  苏婳在床沿坐着,看着曲瑾凉把外间的门关上了,又走到桌旁倒了杯水。
  “你们家出事之后,衙门一直没能抓到凶手,朝廷也派了人下来调查案情,最后却抓了几个盗匪头子草草结案,你姐……她激愤之下也自尽身亡了,明熹为此事,失手杀了当时的钦差,这才被发配到北境去服役。”曲瑾凉语气沉重,他在苏婳旁边坐下,将水递到她面前。
  苏婳接过茶杯,依旧满脸疑问:“他怎么会杀人呢?”
  曲瑾凉盯着苏婳,然后语出惊人:“我没有告诉你,出事之前,你姐已经嫁进了曲府,是明媒正娶的少夫人。”
  苏婳握着茶杯的手指节发白,如果她的力气再大些,她甚至会把它捏个粉碎。
  她的眼神变得冰冷无比,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手里的茶水,好半晌才说出话来:“你果然娶了她……”
  “拂儿……”
  “不要这样叫我,”苏婳语气淡漠地说着,她仰起脸来,脸上漾着若有似无的笑容,对视上曲瑾凉的目光,那笑容更加肆意,她自顾自地点了点头说,“我当然知道你会娶她,从你用她的医书教我识字,从你为她牵马,从你把我的枣泥酥饼送给她,从你责骂我烧了她写给你的情笺,从你当着我的面前说嫡女并不比庶女尊贵……我当然知道,你会娶她。”
  “拂儿你听我说……”
  “我不是拂儿!”苏婳霍地站起身,将手里的茶杯摔碎在地,她冷笑出声,“我是你千辛万苦找回来的替代品,是你千方百计娶进门的侍妾,是你绞尽脑汁夺走名字的苏婳!……曲瑾凉,你当真是个了不起的情种,你处心积虑拿走我的过去,夺走我的名字,你逼我认她,逼我变成她,就因为我瞧不起她是个庶出,你把我变成比她更卑贱的侍妾……”
  她说着,泪水迅速盈满眼眶,她盯着曲瑾凉,目光委屈怨愤:“那些灭我满门的刽子手都没你这么残忍。”
  曲瑾凉直勾勾地盯着苏婳,他站起身来,走到她身边,试图去碰她的手臂,但她迅速挥开了他的手,一脸戒备地瞪着他。
  “拂儿,你很生气?生气我娶她?”问出口的一刹那,曲瑾凉眼里有着不难察觉的喜悦。
  苏婳也有些微愣,但她迅速在心里反驳了曲瑾凉的说法,她不是生气他娶了她,她生气的何止于此……
  苏婳迟疑之间,已然被曲瑾凉逼到了窗子旁边,外头似乎是下雨了,淅淅沥沥的雨落声,让人瞬间心生惆怅。
  曲瑾凉握住苏婳的双臂,将她逼得无路可退,他沙哑着声音轻语:“我想吻你,拂儿……”
  苏婳吓得迅速捂住自己的嘴巴,她惊诧地看着曲瑾凉,他竟然没生气,他居然没威胁她要把她丢去暗室,他眼底这股子温柔又是怎么回事?
  曲瑾凉笑了起来,没去理会苏婳那一双满是疑问的大眼,直接将她拥进了怀里。
  “你烧掉她的信笺时,我不过喊了你一句‘小坏蛋’,几时还责骂过你了?”他心情大好,修长的手指不住地抚摸着苏婳的青丝,“教你识字的医书是你父亲交给我的,他说希望你长大之后能略通医理,利己利人;我又几时是为了她才教你识字的?”
  “那日你与她一同去了东郊的荒村给人看诊,路上遇到几个地痞,她为了保护你扭伤了脚,我才让她骑了我的马,你又不愿与她共骑,我便牵着马陪你一道走路,怎的你就只记得我牵马的事了?”曲瑾凉说着,松开了苏婳。
  他嘴角一直噙着笑,一双手理着她散落在耳畔的长发,手指碰触到她的脸颊的时候,他情不自禁地轻颤了一下,眼神更加深邃;可见苏婳那副懵懂的样子,他却也只是再次将她抱进怀里,没有逾越半分。
  “那时你不过才七八岁,怎么会记得这么多事?”曲瑾凉又笑。
  苏婳这才从曲瑾凉的怀里挣出来,她低着头讷讷地开口:“我心眼小。”
  “我知道。”曲瑾凉说着,语气里满是宠溺。
  苏婳看着曲瑾凉的笑意一直蔓延到眼角,那模样好看极了,她下意识地垂下眼睛,不敢再去看他。
  “拂儿……”曲瑾凉敛起笑意,凑近苏婳,轻轻吻在了她低垂的眉眼上。
  苏婳一动也不敢动,僵直着身子,听到曲瑾凉在她耳边轻声低语:“我没有娶她。”
  说完,曲瑾凉松开了苏婳,转身走到圆桌旁坐下,他给自己倒了杯茶,惬意地抿了一口,嘴角一抹得逞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