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试问时光凉几许 > 第二节 蛇蝎女子

第二节 蛇蝎女子


  殷空不告而别那时,正值玉城望族春猎之际。
  对苏婳来说,那是个绝佳的机会,她只消穿过围场,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玉城,等到家里人发现的时候,只会以为她是在玉山迷了路,那么大一座玉山,纵然是最后寻不见她,也只当她是被狼叼走了,谁能料到她已经离开玉城?
  那日父亲原是不肯带她出门的,苏婳央求了许久,他才勉强同意让她蒙着面纱随他去围场。
  苏婳从林子里探路回来的时候,遇到了墨雨凝。
  她上下打量了苏婳一遍,见她发髻凌乱,裙衫还被荆棘刮破了几处,便出言嘲弄:“这不是肃家的老二吗?我当是哪里来的乞丐呢!”
  苏婳虽说蒙着脸,墨雨凝还是认出她来了,见她不说话,便又问:“仲肃,可见着瑾凉哥哥了?”
  “没有。”苏婳答了一声,便欲离开。
  墨雨凝不让,拽着苏婳的衣袖一扯,嘶的一声,苏婳的半只袖子竟教墨雨凝给拽下来了。
  苏婳气不过,一把就将墨雨凝推倒在地,她骑在墨雨凝身上,揪着她的袖子用门牙咬了个口子,用力一扯,也撕掉了墨雨凝的半只袖子。
  墨雨凝气得尖叫出声,她带的家丁丫鬟见状,立刻将苏婳按跪在地上。
  “给我把她这身破布剥了!”墨雨凝气急败坏地下令道。
  “住手!”
  出言制止墨雨凝的,是个与曲瑾凉一般高的男子。
  逆着光,苏婳并没有将那人的长相看清楚,只记得他问墨雨凝说:“哪来的小东西?”
  “瑾凉哥哥身边的跟屁虫可不就是她,别说你没见过。”墨雨凝说。
  他饶有兴致地打量了苏婳一遍,对墨雨凝说:“我喜欢这个小东西,不准欺负她。”
  墨雨凝也不恼,露出狡黠的笑容说:“好呀,你既喜欢,我将她送你便是,你若是个男人,就别再让她出现在瑾凉哥哥面前。”
  男子在苏婳面前蹲下身来,声音铿锵有力地说:“小东西,你可是听见了,自此你就是我的人了,我保证,再无人敢欺负你一丝一毫。”
  苏婳这才看清他的样子。
  他肤色很白,加上一双棕褐色的瞳孔让他看上去有些失真,倒像是哪幅画里走出来的人。
  思忆至此,苏婳猛地回过神来;那张脸,分明就是那个秦家大少爷!原来在多年前,她和秦淮就曾有过一面之缘!
  “留依,你去替我找一身玄色的衣裳,我要出府。”苏婳忙吩咐道。
  留依听了大惊失色,“四姨娘,您身子还没好全呢,这时候怎么能出府呢?少爷再三交代过,无论如何都要保证您的安全,您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添乱啊!”
  苏婳满不在意地瞥了一眼留依,冷声说:“赶紧去。”
  “四姨娘你……”
  “赶紧!”
  就这样,趁着浓浓的夜色,苏婳和留依两人悄悄地溜出了曲府,苏婳亲自驾着马车,直接去了秦府。
  找守卫通报之后,她们很快就被带去了蘼芜苑。
  路明轲竟也在,见了苏婳,更是吃了一惊,忙责问留依:“你怎么这么大胆子,竟然把四姨娘带到这里来了!”
  苏婳似乎并不意外路明轲在,她也没理会路明轲,径直朝一旁好整以暇的秦淮走去。
  “姑娘,我们又见面了!”秦淮露出轻浮的笑容。
  苏婳摘下斗篷上的软帽,盯着秦淮棕褐色的眼瞳瞧了好一会儿,末了,嫣然一笑说:这么多年,秦公子模样竟未大改。”
  苏婳这样开门见山,确让秦淮有些吃惊,他略显局促地笑了笑说:“相比瑾凉,姑娘倒是坦然,”他绕着苏婳转了一圈,盯着她的眼神分外炽热,“婳儿,你可还记得,初次见你时,你与我说的那句话吗?”
  秦淮在苏婳面前站定,他柔声说:“我说,‘自此不会让这世上的任何人欺负你,不会让你受任何伤害’,婳儿可还记得,当时你是如何应我的么?”
  苏婳的思绪再次被带回数年前,她隐约记得,那时她几乎想也没想就反驳了他……
  “你说,若非江水为竭,冬雷震震,枯木生花,你的一颗心就绝不会同我一处,”秦淮的笑容有些苦涩,“你可知,此后的光阴,每每与人欢好,听她们如此起誓,说的却是绝不变心之时,我总能想起你来,想起你那双眼睛,我便会懊恼不已,恨这世间的女子,都不是你。”
  苏婳的眼角漾起浅浅的笑意,她唇瓣轻抿,柔声问秦淮:“那,时至今日,婳儿于秦公子而言,依旧是特别的么?”
  秦淮愣了一下,眉间轻蹙,声音里掺杂着莫名的苦痛:“你道我为何至今未曾婚娶。”
  一旁的路明轲和留依都听得心惊胆战,此事日后若是被曲瑾凉知道了,怕又免不了一场灾难了。
  苏婳面不改色地看着秦淮,心里莫名觉得酣畅。
  想那肃星濡成为她心口的一根刺一般,自己竟也成了某人心口的一根刺,世间之事,果然如此公平么?
  那年,秦淮和肃星濡若与曲瑾凉同岁,该也是十六七岁了,可那时,她不过九岁,怎想竟会有这样一番纠葛牵扯。
  “婳儿,若非时时念起你一双眼睛,我又怎会料到,眼前出尘脱俗的美人,竟然是当年那个脏兮兮的小家伙。”秦淮感慨说。
  苏婳神情回复淡漠,眉目之间,并不见半分重遇故人的伤怀之情,她嘴角漾着一抹不易察觉地嘲弄,语气也转冷:“可苏婳暮夜前来,并非是来听你感叹久别重逢的,我是想问秦公子,如此煞费周折,意欲何为?”
  “煞费周折?”秦淮怔愣住。
  苏婳对视上秦淮的目光:“只你我二人见过那个为我引路的丫鬟,若非秦公子,还有谁?”
  “你怎么不怀疑是秦绯诬陷的你,是她苦心撮合你跟我的,你看,你这不是又送上门来了吗?”秦淮冷笑说。
  “秦公子大概没听明白,秦绯要怎么构陷我,我一点也不关心,她再怎么折腾,也不过是曲瑾凉受着。我问的是你,为什么煞费苦心地杀了那个丫鬟,却要嫁祸给郭屏。”
  苏婳紧紧盯着秦淮,又问:“你把郭屏藏哪了?”
  秦淮的神情转冷:“你就这么肯定,是我杀了她?”
  苏婳不以为然地浅笑:“就不要指望在我这里,你的形象能有多么崇高了,只是秦公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既然是你杀的,烂摊子还是你自己收拾吧,郭屏,我劝你还是放了。”
  秦淮冷哼一声:“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听你的?”
  “明天巳时,我会准时去府衙一趟,若是郭屏还没有消息,或者曲瑾凉还被关着,我便去自首认罪,承认自己亲手杀了那个跟我有过节的丫鬟,届时,曲瑾凉跟你之间怎么个鱼死网破我并不关心……”
  苏婳脸上露出灿烂得让人心惊的笑容说:“我就是有些好奇,你那双深情得能掐出水来的眼睛,若是亲眼目睹我人头落地,又会是怎么样的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