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试问时光凉几许 > 第十三节 欲加之罪

第十三节 欲加之罪


  众人都有些讶异,不明白曲瑾凉为什么会替苏婳喝那杯酒。
  “瑾凉哥哥?”墨雨凝也怔住。
  曲瑾凉若无其事地放下酒杯后,冷声对留依说:“送回去,既是病中,就不要饮酒了。”
  墨雨凝秀拳紧握,她盯着苏婳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心里说不出的怄。她太了解曲瑾凉了,他怎么可能因为区区一个妾侍染了风寒就出面挡酒呢?于是,她起身制止了正要离席的苏婳,转头问曲老夫人:“姨母,这位苏姨娘是哪位府上的千金?可否说与凝儿知道,凝儿很是好奇,到底是哪家的掌上明珠,值得瑾凉哥哥这样放心上。”
  曲瑾凉皱起眉,原本还算和煦的脸色逐渐转冷。
  似乎谁也没想到墨雨凝会这么反应,毕竟在曲府,人人都知道苏婳不受宠,曲瑾凉这么一个挡酒的理由也说得过去,并不足以与苏婳所受的冷遇相抵消。
  王兮婼第一个站出来解释了:“雨凝姐姐怕是误会了,苏妹妹根本就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千金,怕就是说出来也是污了耳朵。”
  墨雨凝却不以为然:“兮婼妹妹糊涂了,方才姨母还说与苏姨娘的母亲熟识,既是如此,她也总不至于是什么土匪强盗窝里出来的野种吧?”
  眼看着曲瑾凉就要发作,苏婳忙开了口:“我自幼长在关外,父母既不是土匪也不是强盗,墨大小姐自小未出过这玉城半步,从未见过沃野千里,烟波浩淼,自然不能有天高海阔的胸襟,不过一杯酒而已,苏婳喝了便是。”说完,她将酒杯倒满,以袖掩面,一饮而尽。
  “好了好了,好不容易坐在一起吃一顿饭,怎的还闹得这样不愉快,快都别说了,菜都凉了!”曲老夫人开口劝解。
  “姨母!”墨雨凝更加气不过,嗔怒着说,“你也听到了,她区区一个妾侍,竟敢这样侮辱于我,传了出去,还以为瑾凉哥哥无能,连个女人都管教不了呢!”
  曲老夫人也有些不耐烦,便说:“苏婳,你也是,我心里怜惜你在玉城没有亲人,平日里疏于管教,你倒好,越发没了规矩。”
  “老夫人教训的是,苏婳知错了。”苏婳低眉顺目地揖了揖身,“各位,苏婳先行告退了。”
  留依闻言正要去扶苏婳,曲老夫人却又对苏婳说:“过些日子,这菩藤苑怕是得空出来了,届时,你搬来玉崧苑与我同住吧,正好也收收你那性子。”
  闻言,苏婳吃了一惊。
  曲老夫人接着又对曲瑾凉说:“凉儿,你找人把菩藤苑好好修葺一番,等你二弟回来了,就让他住过去,想必他也愿意住回自己亲娘生前住过的院子。”
  “熹儿原先有自己的院子,何须挪去菩藤苑?”曲瑾凉轻蹙着眉头说。
  闻言,曲老夫人看了一眼秦绯,问她:“你怎么说?”
  秦绯莞尔一笑,“我也同意娘您说的,二少爷素来孝顺,住菩藤苑极好。”
  苏婳见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自己也说不上话,便默默退下了。
  出了玉崧苑,苏婳问留依:“我听说曲老爷生前给二少爷建了府邸,他不住过去吗?”
  “二少爷娶亲之后才有了自己的府邸,可他成亲没多久之后就被罚到北境服役,之后府邸就被官府扣押充公了,要不是少爷撑着,指不得整个曲家都会没落呢,”留依煞有介事地看了一眼苏婳,见苏婳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便说,“二少爷还没成亲的时候,原是住在清照院,后来二夫人嫁进来不久,执意要从笼袖苑搬到清照苑去住,那段时间少爷又不在府里,老夫人拗不过她,就同意了,这一住就住到了现在。”
  苏婳听了,这才明白方才老夫人为什么会突然问秦绯的意见。
  “笼袖苑不是三夫人在住的吗?”苏婳问。
  “四姨娘不知道吗?三夫人是在您入府之前的两个月才嫁进来的,当时府里的人也都在讨论,为什么少爷的正房夫人未娶,却接二连三的纳了偏房夫人进门,后来才知道,原来老夫人早就定好了墨雨凝当自己儿媳妇,所以才没有松口让少爷娶正房。”
  在苏婳看来,曲瑾凉也并非什么好色之徒,而且除了墨染瞳,曲瑾凉对他另外那两位夫人也并没有多么情深意切,以他那腹黑的个性来看,接二连三地把那些女人娶进来,说不定还真的有什么猫腻。
  苏婳偷偷看了一眼留依,心想,这些事情曲瑾凉是从来不与自己说的,似乎也有意回避在她面前提及他娶的那几房夫人,此时留依言语间却不见丝毫保留,想来,若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留依怕也无从知晓。
  苏婳随口又问:“既然如此,为什么他却把墨雨凝的妹妹娶回来了。”
  “少夫人性情好,模样也生的美,那墨家大小姐哪能比,少爷自然喜欢……”说着,留依停了下来,拍了拍自己的嘴说,“瞧我这嘴多笨,少爷喜欢的人是四姨娘你才对。”
  苏婳不以为然地笑笑,“你现在知道了,你家少爷心里的人到底是谁。”
  “才不是。”留依低声嘟囔了一句,却不再反驳苏婳了。
  正说着,云歌院的偏门值守的守卫毕恭毕敬地喊了句四姨娘,苏婳这才发现,留依又把她带回云歌院来了。
  正要往回走,就看到林遇急匆匆地从里面出来了,见了苏婳便问:“四姨娘,少爷没跟您在一起吗?”
  “他还在玉崧苑用膳呢,我们先回来的,”见林遇挺着急的样子,苏婳便问了句,“出什么事了吗?”
  “不知道是谁,把秦府那丫鬟跟四姨娘您有过节的事传到了官府,没想到竟有好事之徒诬赖四姨娘您唆使郭屏毒死了那丫鬟,现在官差非要入府来搜查,路大哥在门口拦着呢,我急着找少爷去处理这事。”
  “我?”苏婳自是觉得莫名其妙,“我与那郭屏并无交集,这不是欲加之罪吗?”
  “也都怪我,昨个就不该请那郭屏入府,没成想惹来这麻烦。”林遇一脸内疚地说。
  苏婳正想着安慰林遇两句,曲瑾凉同那墨染瞳也回来了,林遇见状立马迎了过去,只见他压低声音在曲瑾凉耳边说了几句,曲瑾凉就打发古柠把墨染瞳送回去了。
  曲瑾凉也没顾上跟苏婳说什么,就匆匆和林遇一起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