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试问时光凉几许 > 第五节 我背你

第五节 我背你


  留依素来话多,边伺候苏婳洗澡,边唠叨个不停。
  “四姨娘您有所不知,云歌院一直都备着您的衣服,每次您在云歌院睡着了,少爷都让我给你换了干净的衣裳,深怕您睡得不安稳。”
  苏婳瞧了一眼搭在樟木衣架上的干净衣裳,跟她平日里穿的都差不多呢。
  留依像是看穿了苏婳的念头,又说:“都是出自同一家裁缝店,样式也一般无二,四姨娘您当然看不出来了。”
  苏婳自然心惊,她虽知曲瑾凉不想让外人察觉她出入云歌院的事,但他事事做的如此仔细,也是她意料之外的。
  “你家少爷的心思,倒真是比姑娘家都细上几分。”苏婳语带嘲弄地说。
  “可不是,上次四姨娘的脸肿了,少爷给您冷敷了许久呢,愣是等到肿消了,才送您回菩藤苑。”
  正说着,外间有了些响动,虽说四周都挂着纱幔,苏婳还是吓了一跳,连忙将身体缩进水里,只露出个脑袋,她急忙吩咐留依:“你去瞧瞧,是有人进来了吗?”
  话刚落,帐幔外就响起了脚步声,接着就听到曲瑾凉的声音:“厨房煮好了姜汤,你喝些,免得染了风寒。”
  热水的雾气氤氲了苏婳的视线,她瞥见曲瑾凉掀开了纱幔,便惊慌失措地将脑袋也没进水里,谁知又呛了一口水,这才老老实实地将脑袋露出来,边咳着边冲曲瑾凉喊:“你别进来!”
  曲瑾凉大剌剌地走了进来,他也没正眼看苏婳,只是将手里那碗姜汤搁放到浴盆附近矮凳上,就背过身出去了。
  苏婳嘘了一口气,见留依盯着自己瞧,便又坐正身子说:“你去外头守着,别让人进来,我洗完了再喊你。”
  “少爷在外头,还有谁敢进来。”留依边往外走走边嘟哝道。
  苏婳暗自想,正是让你守着不让你家少爷进来!
  她看了眼旁边冒着气的姜汤,心里某个地方痒痒的。
  如果不是自小就认识曲瑾凉,如果不是亲眼目睹过他对那个人的深情,她可能真的会像留依那样误会。
  等到苏婳穿好衣服出来,才发现曲瑾凉正气定神闲地坐在房里喝茶,压根就没出去。
  见苏婳出来,他放下手里的书问她:“姜汤喝了吗?”
  苏婳料定他会问。
  偏偏她最不喜那味道,早将那姜茶偷偷倒进里屋的盆栽里了,也不知那盆雀舌栀子喝了那半碗姜汤会不会死掉,她也懒得管,那姜汤水渗进了土里什么也看不见,日后曲瑾凉总不至于再为它来找她的错处。
  “姜汤喝了吗?”曲瑾凉又问。
  “喝了,喝了。”苏婳忙答道。
  “这雨连着越下越大,你就留下来吧,菩藤院那边我已经派人过去了,只说你留宿在隐风阁,省的她们到处找你。”曲瑾凉又说。
  苏婳听外头的雨声越发厉害,便也不推脱。
  一个小厮匆忙走了进来,瞧了眼苏婳,然后支支吾吾地说:“……菡萏苑那边来了人,说是少夫人亲自下厨,让少爷您过去用膳。”
  曲瑾凉闻言看了苏婳一眼,“我让厨房做了几个你爱吃的菜,待会你自己吃些。”
  苏婳察觉到曲瑾凉的目光后连忙避开了,指着外头,对那小厮说,“林遇,你让她们给我送到隐风阁,我去那里待着。”
  曲瑾凉听了,就吩咐了那林遇一声:“交代厨房,做好了立刻送去隐风阁,别放冷了,”然后又对苏婳说,“我送你过去。”
  苏婳摆手说不用,但曲瑾凉充耳不闻,她便作罢。
  雨势越发大了,廊檐下形成了一幕雨帘,苏婳边走着,忍不住伸手去接那不断滴落的雨水,曲瑾凉虽担心她湿了衣袖,却也由着她。游廊走到底,他撑开油纸伞,嘱她拿着,然后在她面前蹲下身来。
  “别再湿了鞋袜,我背你。”
  苏婳愣住,陡然想起多年前,她的瑾凉哥哥也曾这样背她回家,她攀在他背上睡着了,口水浸湿了他的肩上的衣衫,府里的人都笑话她来着,为此,她足足半月不肯见他。
  她攀上曲瑾凉的背,这一幕,仿佛与多年前的那一幕重叠。
  苏婳有些难受。
  最近她总是时不时地想起年少时的瑾凉,总是忍不住鼻酸。她以前不这样,自打那年离府之后,她从来不愿意想起他,少年的瑾凉是她心里最温暖的一部分,是她最后的眼泪,恰巧这些,都不能帮助她在这个险恶的世上活下去。
  而只会让她更软弱。
  “拂儿。”
  “嗯?”苏婳应了一声。
  “你不喜欢苏婳这个名字?”
  “嗯。”苏婳点头。
  “拂儿。”
  “嗯?”
  “对不起。”曲瑾凉说。
  “你……”苏婳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想说什么?”
  “没。”她轻轻叹了口气。
  到了隐风阁,曲瑾凉将苏婳轻轻放下,两人相对站了一会儿,也没说什么,然后曲瑾凉从苏婳手里接过伞转身走了。
  曲瑾凉刚进菡萏苑就听到下人们议论纷纷的,貌似是墨染瞳在玉崧苑受了什么委屈。
  进了屋,墨染瞳仍是笑容可掬地迎了上来,“怎么来得这么晚?饿了吧?”
  “有些事耽搁了,”他在饭桌前坐下,看着满桌的佳肴,他柔声说道:“怎么还亲自下厨,这些事交给下人去做就好了。”
  墨染瞳只笑不语,她舀了一碗汤递给曲瑾凉,这才在他身边坐下。
  “怎么,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见状,曲瑾凉又问。
  “你刚刚去哪了,娘说她也通知你了,为何不见你来玉崧苑?”
  曲瑾凉慢条斯理地喝了口汤,然后漫不经意地问:“是听说玉崧苑来了客人,谁来了?”
  “是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墨染瞳说着,神色越发哀怨。
  “墨雨凝?”
  墨染瞳点头,墨雨凝是墨家的正室夫人生的女儿,原本曲家老夫人与那墨雨凝的生母年少时曾是闺中好友,到儿女们论及婚嫁的年纪后,原是要将墨雨凝许配给曲瑾凉的,只是机缘巧合的,曲瑾凉却认识了墨染瞳,与她结了连理。
  上次曲瑾凉陪着墨染瞳归宁小住的时候,墨雨凝还曾单独约见曲瑾凉,向他表达自己的心意,被墨染瞳撞见过,虽说曲瑾凉没放在心上,这事却一直是墨染瞳的心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