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试问时光凉几许 > 第七节 姐妹情深

第七节 姐妹情深


  萃辛刚走,王兮婼便笑盈盈地进了里屋。
  秦绯并没发现王兮婼还在清照苑,虽说她并不把这个女人放在眼里,但眼下这仗势,她也不想王兮婼抓着自己什么把柄在曲瑾凉面前摆弄是非,于是佯装谦善地朝着婵筝摆了摆手,说:“既然是误会,我姑且饶过你,你回菩藤苑去吧。”
  婵筝正要磕头谢恩,那王兮婼忙上前阻止,煞有介事地说:“秦姐姐,你可不能就这么放过这个贱婢。”
  秦绯不解。
  王兮婼坐下身来,不紧不慢地说:“姐姐,你可知道,秦少爷看上的那个,让你三番两次去同那苏婳讨要却被驳了回来的,那丫头,就是眼前这个。”
  秦绯皱眉,她当然清楚眼前这个丫头正是让她两次吃瘪的罪魁祸首,王兮婼这么一说,她只好佯装不晓,便问婵筝,“你叫什么名字?”
  婵筝心下大惊,她心想着,四姨娘为这事的确得罪过二夫人,二夫人虽恼,可也一直把这事算在四姨娘头上,从未真正找过她一个下人的麻烦,如今她被逮进了清照苑,哪里会有好果子吃?
  “回二夫人,奴…奴婢婵筝。”
  秦绯挑眉,“你就是婵筝啊?”
  婵筝又惊慌失措地磕了几个响头,“二夫人饶命,此事不关奴婢的事,奴婢只是一个下人,命运全掌握在主子的手里,奴婢……”
  她话没说完,秦绯就起身打断了她,她缓缓走到婵筝面前,伸手端起她的下巴,打量了婵筝一番:“你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一个贱婢,竟让你家主子屡次羞辱于我,”话落,她扬手甩了婵筝几个耳光,秦绯下手重,婵筝脸颊肿了不说,嘴角也渗出血了。
  “给我好好收拾这个下贱的东西!”秦绯冷声下令。
  青璇和守在屋里的几个奴婢听了,齐齐走上前去,将婵筝围住。
  王兮婼在一旁冷眼看着,见婵筝被踢倒在地,又是一顿拳脚相加。
  婵筝一直高喊着讨饶,秦绯却没有心软的意思,这正中王兮婼下怀,她又仔细听了听外头的动静,依稀听到外面的下人行礼的声音,苏婳竟也来了,她又喜,来得倒是及时。
  果真,一个下人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二夫人,四姨娘进来了。”
  话刚落,苏婳就不紧不慢地进了门。
  “给二夫人,三夫人请安。”苏婳揖了揖身子,一眼就瞧见婵筝被几个丫头团团围住,看上去伤得不轻。
  “哟,苏婳妹妹,什么风把你吹来的?”王兮婼笑声尖细,手指轻拈着手绢捂嘴,摆明了就是看热闹。
  “我来领筝儿,二夫人若是教训完了,人我就带走了。”苏婳脸上的神情虽说和气,语气却是与平日里一般淡漠。
  “哎哟,苏婳妹妹,这可是你的不是了,秦姐姐好歹是二夫人,管教一个下人而已,怎么还要看你的脸子啊?”王兮婼说着,瞧了眼秦绯,又火上浇油地说,“妹妹,你不要以为有少夫人给你撑腰,你就可以不把秦姐姐放在眼里,如此可是有伤姐妹情份的。”
  王兮婼这话也刚说完,外头又传来声响,接着又有下人通报,说是墨染瞳也来了。
  这下子,秦绯的脸色更加难看,王兮婼事不关己地笑着,只等着瞧热闹。
  墨染瞳进来,秦绯也没起身相迎,王兮婼和苏婳两人照着该有的礼数,都规规矩矩地行了礼。
  墨染瞳自然也看到了婵筝,她被打得鼻青脸肿,一脸委屈的在地上跪着,苏婳也在,却没有丝毫动怒的意思。墨染瞳也是听到了消息才来的,看到眼前的这番光景,心里也不免对婵筝生出许些怜悯,再瞧那苏婳,却像是对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丝毫不在意。
  她指着婵筝问秦绯:“才多大一会儿的功夫没见,这筝儿怎么成了这副样子了?”
  秦绯冷笑:“少夫人,虽说现在是你管家了,可你也不用亲力亲为到连主子教训个奴婢也要过问吧?”
  “这少夫人的消息可真是灵通得很,怕是秦姐姐这屋子里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您的眼睛吧?”王兮婼拍了拍手,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对苏婳说,“苏婳妹妹这下子可是成了少夫人心尖上的人了,少夫人事事都为你撑腰啊,就算没有相公的宠爱又如何,今后这府上除了少夫人,怕是谁你都不会放在眼里了。”
  “三夫人多虑了,”苏婳神色自若,倒像真是不把婵筝受欺负的事放心上,“我在府里从未受人欺凌,又何谈需要少夫人撑腰?”她说着,又转向秦绯,语气温顺平和,“我身边就这么一个筝儿伺候,今半天不见她人,本就想找二夫人来告她一状的,听闻她正好被留在您院里,这才来的。”
  秦绯眉头轻挑,倒是没想到苏婳会这么说:“哦?是么?”
  苏婳点头,“我看她那样子,二夫人既是已经替我管教过了,自然就想把她领回去了。不想,三夫人竟然会误解我的意思,”她说着,幽幽的看了眼王兮婼,然后煞有介事地说,“三夫人这样误会我,倒真的要伤了姐妹情份。”
  “苏妹妹这一张嘴哟,厉害的!”王兮婼说,“可现在,怕是你不想找秦姐姐计较,少夫人都不同意了!”
  “婵筝是我房里的人,二夫人教训一下也是抬举,少夫人心善,可怜这婵筝也是有的,何来计较?”苏婳冷笑着说。
  王兮婼的脸色微变,却接着反驳苏婳:“妹妹说得好听,在场的除了少夫人,谁不知道你为了这个筝儿,屡次三番拒绝了秦姐姐,还对秦少爷横加羞辱。这你总赖不掉吧?”
  见苏婳沉吟不语,王兮婼冷哼出声,“可见方才你都是信口开河,你不惜惊动少夫人,无非就是想挑拨秦姐姐和少夫人的关系。”
  墨染瞳走到一旁亲自将婵筝扶起,然后说:“我们都是一家人,自该和气相处,我不希望,府里这些乌七八糟的事再传出去,惹来闲话。”
  “少夫人说得是,只是这些事皆起因于苏婳,少夫人可不好一直这样偏袒于她,坏了我等姐妹情份。”王兮婼说。
  “谁偏袒谁?”门口传来曲瑾凉的声音,屋里的人闻声都吃了一惊,纷纷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