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试问时光凉几许 > 第一节 苏婳不是我的名

第一节 苏婳不是我的名


  整个玉城都在为他们的婚事庆贺,他骑着马,偶尔回头看跟在后面的大红花轿,他俊逸的脸上看不到太多的悦色,可是他如星的眼眸中,却闪烁着最耀眼的光芒。
  他叫瑾凉,曲瑾凉。
  他花轿里的女子,名唤墨染瞳。
  能让他注目的,能让他疼惜到骨子里的人,大约也就是拥有那一双让人魂牵梦萦双瞳的主人,玉城街头巷尾的小叫花子都知道,墨染瞳那一双美目举世无双,她还未及婚配的年纪,墨家的门槛就不知已被多少豪门望族的公子争相踏破。
  她名动玉城,心比天高。
  如今,她在他的花轿里,绣着合欢花的红盖头下,她面若桃花,一颗心像是在蜜罐里泡着,满满的都是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她终于嫁给了自己心爱的男人,她摆脱了庶出的身份带来的枷锁,终于嫁给了这个玉城闺阁女子梦寐以求的男人。
  迎亲队伍在围观的人群中缓缓前行着,经过明阙桥,哄闹的云摇大街,一直到了“曲府”门口。
  鞭炮声大作,曲瑾凉在众人的围观下,利落下马。
  下人呈上缠着大红绸子的弓箭,曲瑾凉对着雕有丹凤朝阳的喜轿连射三箭,礼乐震耳,不一会儿,就看到墨染瞳被喜娘搀扶着缓缓下轿,曲瑾凉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抹笑意。
  曳地的喜裙,金丝绣的红盖头也藏不住墨染瞳的风姿绰约,当墨染瞳停在火盆前面等着身后的丫鬟替她拾拢裙摆时,曲瑾凉一把将她横抱起,大步跨过火盆,入了正厅。
  相较那头的门庭若市,菩藤苑这一隅显得格外幽静。
  一阵微风拂过,菩藤苑里的青竹摇曳,幽静的院落响起一阵窸窣声,靠在秋千绳上酣睡的女子掀了掀浓密的长睫,逐渐转醒。
  她抓紧秋千绳,双足蹬住地面后嚯地松开,秋千再次荡了起来。
  “四姨娘,她们都去大少爷那头瞧热闹了,您不去吗?”丫鬟婵筝将手里的茶点搁在一旁的石桌上,走到女子身后轻轻地帮她推动秋千。
  女子偏过头去看了眼婵筝,“是你想去瞧热闹吧?”她说着,继续惬意地微闭上双眼,感受着空气里竹子清新的香气。
  “我倒是想去,前年四姨娘嫁进曲家的时候只有一顶花轿匆匆抬着从侧门入了府,如今这个墨家小姐的迎亲队伍据说可以从宁北巷排到青芜街,多么大的阵势,我不信四姨娘您不想瞧这个热闹。”
  秋千停下。
  女子从秋千上轻盈地跳下,款步走到石桌前坐下。
  她信手端起一盏斟好的茶,抿了一口。她隐约能听到正院那头传来的礼乐声,侧耳一听,又没了。
  “你去便是,回头教老夫人知道了,有你的好果子吃。”她凉凉地瞥了婵筝一眼,又抿了一口茶,才说,“我可不会管你。”
  婵筝撇了撇嘴,走到女子身后,轻轻帮她捶起了肩,“自打少爷和墨家小姐的婚事定了之后,府里就忙了个底朝天,先不说把我们从菡萏苑赶到这个僻落的菩藤苑,就连四姨娘您的名字都被逼着改了。实在太不公平了。”
  女子不为所动,仍是云淡风轻的品着茶。
  曲瑾凉赐了她新名字,婳。
  老太太知晓后,赐了她老夫人的的姓氏,苏婳。
  明里没人说什么,但这件事在曲府上下已然成了一个笑料,下人之间嚼舌根的尤其多,一传十十传百,这事渐渐传遍了整个玉城。原本女子的闺名鲜少人知,如今街头巷尾大家再议及曲墨两家的亲事,曲瑾凉为爱妻改了妾侍名字的事却成了最常的谈资。
  苏婳这个名字,也就烙上了印记,卑贱的印记。
  婵筝见苏婳又在发怔,便停了手上的动作在苏婳面前晃了晃,“四姨娘,您在想什么呢?”
  苏婳回过神,朝婵筝摆了摆手,“我回屋憩一会儿,你要凑热闹去便是,莫要再闹我。”
  说着,苏婳起身往里屋走。
  婵筝站在原地瞧着苏婳的背影,又起了一阵风,院落四周的青竹窸窣之声更甚,苏婳的裙摆轻盈地随风摇曳,婵筝看得有些出神,又忆起了些过往,不免更加神伤。
  “筝儿。”苏婳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过身来了,她目光幽幽地看着婵筝,问她,“你跟在我身边多久了?”
  婵筝低着头思忖了一会儿,揖了揖身子说:“回四姨娘,您进府半年后至今,快两个年头了。”
  苏婳点了点头,她朝正院的方向望了望,心想着既然婵筝说的成亲仪式阵仗那么大,自己却听不到声响,菩藤苑距离前院怕是有不少距离,然后她有些幸灾乐祸地对婵筝说:“等你赶过去,你家大少爷怕是已经入洞房去了。你也要瞧么?”
  婵筝被说的又羞又恼,紧抿着嘴气得跺脚,“偏不见你在大少爷面前使心眼,如今来了这菩藤院,除了我婵筝倒是看看还有几个人记得你四姨娘!”
  苏婳也不恼,倒像是对婵筝说的很赞同,“老夫人心肠好,也不紧着每天去请安,我平日里又不与人交好,自然也鲜少有人来串门,这里不比菡萏苑,日后怕是你一年都难得见你家大少爷一面了。”说着,苏婳又笑。
  虽说能听出来苏婳言语间的顽劣,婵筝还是忍不住较真,这主子不得宠,下人跟着受人欺凌就算了,偏偏这个主子还是这般不知上进,毫无争宠自保的觉悟,那也算了,偏生还要这样来傒落自己这个知冷知热的贴身丫鬟。
  “四姨娘,您看府里哪个主子房里不是好些个丫鬟奴才伺候着,偏偏您这菩藤苑就剩我一个人伺候您,您每个月的月例钱也越来越少,等到大少爷真的把您忘干净了,我看四姨娘您要怎么办。”婵筝越说越委屈,便抹了抹眼睛。
  苏婳不以为然,“到那时候我把你卖给二夫人那个弟弟,换些银子照样接着过。”
  婵筝愣住,“您要把我卖给秦翰那个色坯子?我的卖身契可是在大少爷手里,您还是死了这份心吧!”
  说完,婵筝扭头就跑了。
  苏婳眼见着婵筝跑远了,便转身进屋了。
  菩藤苑是曲智渊老爷子去世的三房住过的院子,苏婳绕过漆艺屏风,她打开雕花的窗柩,清风一股脑儿灌进屋子。她回到靠窗的软榻上躺下身来,看着窗外摇曳的青竹再次陷入沉思。
  听说,这满园的青竹都是当年那个三房夫人亲手种下的,菩藤苑的诸多陈设已经老旧斑驳了,只有这一园的青竹长得格外好。这里离各房都远,大院的一些人甚至都不知道曲府里还有这么一处僻静的院落,苏婳也是一次走迷路才发现了这里。
  所以,当听说要给她换院子,她想也没想就搬来这里了。
  婵筝从菩藤苑跑出来之后,漫无目的地绕了一大圈,天也黑透了,她想起已经到了晚饭时间,便打算去厨房取四姨娘的晚餐,正好撞上二夫人房里的贴身侍女青璇,看到婵筝,青璇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拉着婵筝说:“筝儿啊,这么巧遇到你,秦夫人吩咐我给新娘子的陪嫁丫鬟古柠拿些吃的过去,正好你有空,你替我去吧!”
  “陪嫁丫鬟?我们还得伺候陪嫁丫鬟?”婵筝皱眉问。
  “古柠是新夫人的陪嫁丫鬟,指不定将来还会被大少爷收到房里,大我们一头,再说了,新夫人那么受宠,她的陪嫁丫鬟跟我们能一样吗?”青璇语气酸溜溜的,顺手拉住经过的一个老妈子,叮嘱她给婵筝拿两样点心。
  青璇也不给婵筝拒绝的机会,扭身就跑了。
  “可是,我还要……给四姨娘送晚饭……”婵筝的声音越喊越小。
  菡萏苑里灯火交织,院子的各个角落都重新修葺布置过,入门左右都是曲折的游廊曲栏,廊檐下,一盏盏大红灯笼高高悬挂着。阶下砖石甬路相互衔接,路两旁青松翠柏,假山奇石。
  往左穿过游廊通往西厢房,甬路通幽,再通过一扇石拱门即入后院。映入眼帘的一池湖水,绿柳周垂。门前花团锦簇,甬路蜿蜒其中,直通湖中心的一座凉亭。
  婵筝站在石拱门门口,发了一会愣,往回绕了一段路,穿到东西厢房之间的游廊往北,没走多远就看到正房门外站着一位素衣姑娘。
  婵筝端着点心走近,那姑娘也迎了过来,婵筝便放低声音问她:“姑娘可是古柠?”
  “是我。”古柠浅笑着点了点头,声音婉约好听。
  婵筝忍不住想起来那个不成气候的四姨娘,眼前新夫人的一个陪嫁丫鬟看上去都比那四姨娘更能蛊惑人心,她能有什么前程,若真如青璇说的,将来有一天少爷把这个古柠也收入房里,四姨娘怕是连那菩藤苑都没得住了。
  “二夫人吩咐我给你拿些点心,我还给你备了一小壶清茶,虽是不如新夫人房里的名贵,姑娘紧着吃些,总比饿着好。”婵筝说着,回过身将茶点摆放在房前休憩的石桌上,示意古柠多少用些。
  古柠顺从地在石桌旁坐下,道了声:“有劳姑娘了。”
  “不客气。”
  婵筝松了口气,正要离开,却听到正房屋子里隐约传出银铃般的笑声,紧接着,房里的灯也熄了。
  婵筝顿感脸上烧灼起来,古柠也顺着声音往那头瞧了一眼,竟也没什么羞赧的,冲婵筝过笑了笑说:“你去忙吧,谢谢你的茶。”
  “不客气。”婵筝说完,小跑着离开了菡萏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