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文娱新贵 > 第224章:约不约
    第五次拍摄结束。X23US.COM更新最快
  
      周夏人都有些空虚了,这种要调动极大情绪的戏份,演起来特别累。
  
      嗯。
  
      感觉身体都被掏空了,身心都很受伤。
  
      他靠着墙壁,平息自身的情绪,调整呼吸,等导演发话。
  
      糖糖总是出各种状况。
  
      “好了,这次可以了,转场,拍下一场戏!”
  
      导演林雨纷再次播放一遍,满意点点头,对周夏和糖糖喊道。
  
      周夏长舒一口气,总算是轻松了下来。
  
      “周夏,你还好吧?来喝口水。”
  
      糖糖从监视器那边拿着一杯矿泉水,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了过来,这场戏她的表演难度并不大,情感起伏也很小。
  
      “你喝过的?”周夏接过水瓶,疑惑看着糖糖。
  
      “是啊,怎么呢?”糖糖满眼奇怪。
  
      周夏微微一愣,也是啊,口水都吃了好多了,还在乎这个!
  
      他拿过矿泉水喝了一口,“你还好吧。”
  
      “嘴唇有点肿了。”糖糖摸了摸嘴,“你就不能轻点嘛?”
  
      “你以为我想啊?我嘴唇也疼啊,情绪就是那样,这根本不是吻,是报复!何以琛对赵默笙的报复,你还想我温柔点,让你甜蜜的享受?”
  
      周夏没好气地反驳道。
  
      “不要脸,我哪有这么想!”糖糖顿时羞的俏脸绯红。
  
      “快走吧,还有一场戏,我就要回家去了。”
  
      周夏用手指捅捅糖糖的小腰,提醒发呆的她。
  
      “哦。”糖糖答应着跟上来,小声道:“周夏,我问你个问题?”
  
      “你说吧。”
  
      “你和蜜蜜到底是什么关系?”
  
      “不是,她没有跟你说清楚吗?”
  
      周夏讶异地看向身旁的糖糖,连船上的话都知道了,竟然还不知道他和蜜蜜的关系?!
  
      “没有啊,她说你们以前在剧组……,然后分手了,然后在剧组又……”
  
      糖糖说的断断续续,但是意思表达的很清楚。
  
      “是吗,她这么给你说的?那你觉得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周夏微微愕然,蜜蜜的意思他们只是剧组夫妻呗!
  
      “麻蛋!那还整天说我骗了她,不过她干嘛对糖糖说这种话?”
  
      “是啊,她是这么说的,她还说花心、不成熟,她也不想这样的。”
  
      “好吧,反正什么都让她说了,那你就信你的好闺蜜的,反正你们也是塑料姐妹花!。”
  
      周夏嘲讽一声,不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两人关系实话挺好,竟然还谈论这种事情!
  
      “塑料姐妹花?呵呵,你还真是毒舌。蜜蜜说话总是半真半假的,我也没说全信,你可以自个辩解啊?”糖糖好笑地道。
  
      “没什么好辩解的,她说的也不假,我就是那样的人,所以你别来惹我!”
  
      “你这话我怎么听着像是反话?”
  
      “是吗,那你还跟我这样,不怕我把你‘嘿嘿嘿’了!”周夏故意凶狠说道。
  
      “你有那个胆子吗?”糖糖反唇相讥。
  
      周夏顿时愣住了。
  
      糖糖毕竟是蜜蜜的闺蜜,现在的她对感情还是很认真的。
  
      不像受伤之后,彻底放飞自我,演一部戏穿一次绯闻哪有。
  
      再者,她现在还比较极端。
  
      万一知道他的其他后宫,跟他来个割手腕啥的,他到时该怎么办?
  
      “别怕,一一,姐姐是开玩笑的了。”糖糖见周夏怂了不说话,立刻捂嘴笑了起来。
  
      “我怕个蛋,你敢晚上来我房间讨论剧本吗?”周夏恼羞成怒。
  
      糖糖脸有些红,“你不是晚上回家吗?”
  
      “也是啊,我晚上回家了,真是可惜,便宜你了,以后我们再约!”周夏借坡下驴。
  
      “呵呵,那就没办法了,以后不约!”
  
      “真的假的?今晚上?”周夏疑惑看向糖糖,“我一会提前走了,你也不拍戏,不正好有时间吗?”
  
      “也是啊,我怎么忘了,你走之后,我也没戏拍,正好回家去。”糖糖顾左右而言他。
  
      “你家在哪一块?我们一起走?”周夏心动起来,再次试探。
  
      “我家刚搬到新天地附近,你们家呢?”
  
      “我家在静安寺附近,离得不远,可以一起走,约不?”
  
      “我开玩笑的,我还有叮当一起了。”糖糖看了看不远处的助理,赶紧转移话题。
  
      “切,现在是谁怕呢?跟你说了,你别逼我随便,我随便起来,让你都随便!”周夏忍不住吐槽。
  
      “周夏,我们昨天才认识的好不好!”糖糖羞恼道。
  
      “哈哈,我也是开玩笑的,你可是蜜蜜的闺蜜,我怎么能这么做!”
  
      “懒得理你!”糖糖快步往前走。
  
      正好他们赶到了下一个场景,各自去换装,拍下一场戏。
  
      拍完都八点半了,周夏不敢再拖延,赶紧坐车回家。
  
      还是他那辆黑色英朗gt,平常留在沪上的公司。
  
      他回来之后,自然让公司的人开过来他用。
  
      毕竟他那个投资控股公司,纯属空壳性质,公司算上前台还有他自个,只有四个员工,其他两个是会计和出纳。
  
      其实就是他的个人财产投资管理公司。
  
      周夏上车后,便从后视镜里看到糖糖上了一辆白色奥迪a4l,从后面跟了上来。
  
      周夏也不在意,他们是顺路,都是要从东北方向往西南前进。
  
      “糖糖,要一直跟着,不怕被发现吗?”
  
      叮当开着车子沿石门二路往下开,见前面周夏的车子到了北景西路上,拐弯往西而去,对着后面的糖糖问道。
  
      “没事,跟上去看看。”糖糖毫不犹豫道。
  
      眼看快到家里了,周夏将头从手机上抬起,便从后视镜中看到糖糖的车还在后面跟着。
  
      他不由好笑摇起头来,糖糖家可是不应该拐上北景西路的。
  
      “找个地方停车。”周夏对段佩姗说道。
  
      一分钟后,车子在路边拐到一旁的店面前停了下来。
  
      周夏走下车来,他戴着帽子和墨镜,又是晚上,也不怕人认出来。
  
      “你干什么跟着我!”周夏见糖糖的车也跟了过来,上前敲车窗。
  
      “我去嘉泰买点小礼物,明天送人,怎么呢?这家店是你们家的?”
  
      糖糖将玻璃放下来,故作认真地打量着小店面。
  
      “行,行,算你会狡辩,那你先走!”周夏无语了,嘉泰还真是在他家前面。
  
      “你不会以为我在跟踪你吧?”糖糖调笑道。
  
      “糖糖,你知道招惹我的结果吗?”周夏咬牙道。
  
      “怎么?你还会吃人不成?叮当,我们走吧。”
  
      糖糖笑笑,不理会周夏,正想将玻璃放上去,周夏的手却伸了进来。
  
      “你干嘛!”糖糖吓了一跳,赶紧将玻璃放下去,免的夹伤周夏手指。
  
      “你开门!”
  
      “我……”糖糖迟疑着,还是打开了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