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祁先生你被拉黑了 > 第1471章沈之夏篇67:给我们夏娃消消气

第1471章沈之夏篇67:给我们夏娃消消气

“所以,承认您不爱他,有这么难吗?”
  
  沈之夏大概明白纪新宇当初为什么离家出走了。
  
  他们都在逼他。
  
  方茹被这两句直白的话抵得半天说不出话,脸色都变了。
  
  这会儿服务员恰好进来上菜,他们将菜在桌上摆好。
  
  道道美味佳肴,两位客人却毫无胃口。
  
  半响后,方茹冷声,“我的儿子,你凭什么说我不爱?”
  
  “凭我说完,您沉默了。”沈之夏面无表情,“大儿子要服服帖帖的当工具人,小儿子却能肆意做喜欢的事,保护得非常好,偏执与偏爱不过如此,原来您也是会心虚的,是吗?”
  
  沈之夏大概是气炸了,什么话都往外蹦。
  
  她管不了那么多,今天就是给纪新宇撑腰,讨一个说法的!
  
  方茹当了多年的女强人,小辈们见到她,个个被她压气场,对她敬畏不已。
  
  如今面对沈之夏,方茹的气势突然被打压。
  
  沈之夏敢说,句句戳心。
  
  方茹确实心虚了。
  
  工具人……
  
  回想起来,纪新宇出生后,她和纪先生的感情逐渐破裂,有时候吵完架,甚至拿纪新宇当出气筒。
  
  觉得要塑立威严,一直对纪新宇冷脸相待。
  
  只会严格要求他,让他去完成目标,更不会他努力的在乎过程,只看结果。
  
  和对待后面二胎的瑞瑞,态度天壤之别。
  
  的确没有尽到母亲的职责。
  
  “可以当您的沉默,是默认吗?”沈之夏看着方茹,“您让我帮的忙,抱歉,没法帮,他想留在哪里,没人能约束。”
  
  这顿饭是吃不下去了。
  
  沈之夏拿起包,准备走人。
  
  她站起来,想了想,说:“他喜欢站在万丈光芒的舞台上,闪闪发光,把歌声传递给更多的人,他喜欢阳城,因为那里没有偏执与偏爱,都是亲生儿子,您为什么不能将那份偏爱分点给他,哪怕一分。”
  
  该说的说完了。
  
  “您慢用。”
  
  沈之夏迈步,离开包间。
  
  留下方茹一个人在里面。
  
  沈之夏戴上口罩,去前台买了单,出餐厅,想在路边打车,结果外面不知何时下雨了。
  
  她站在屋檐下,看着来来往往的车流,出租车都有客人。
  
  沈之夏等了几分钟,没打到车,打算叫辆车。
  
  刚才的交流令她心情烦躁,拿手机抬头之际,马路对面的街道,一个身影映入她的眼帘。
  
  男人身形颀长,戴着纪向阳送的那顶帽子,帅气休闲的穿衣风格,气质出众,随便往那一站,即便口罩遮住了半张脸,也能引起小姑娘们的偷瞄。
  
  这里是个十字街口,有红绿灯。
  
  红灯倒计时。
  
  等人行道的绿灯亮起,那边的人群一拥而来,放眼望去,各色各样的雨伞,挺壮观。
  
  他个子高,撑着一把透明的雨伞,在人群里格外出众,一眼就能注意到。
  
  沈之夏捏着手机,看着朝他走来的男人,浮躁的心渐渐静下来。
  
  他在她面前停下。
  
  雨水落在伞面,发出滴滴答答的无节奏声,水流顺着伞的边缘流下。
  
  那透明的雨伞,被雨滴打得朦胧不清。
  
  “饿了?”纪新宇轻声问。
  
  沈之夏想过很多他的第一句,以为他会问她们聊了什么。
  
  然而他没有。
  
  沈之夏把手机放回包里,“饿了。”
  
  上的菜一口没吃,筷子都没拿,当然饿。
  
  纪新宇浅浅勾唇,“带你吃好吃的。”
  
  沈之夏更纳闷了,她从餐厅出来,他怎么不问为什么没吃饭?
  
  “我惹你妈生气了。”沈之夏主动交代。
  
  换做任何长辈,被小辈这么教训,都会生气。
  
  别说方茹那种性格。
  
  纪新宇:“你呢?”
  
  沈之夏没明白。
  
  “你也生气了?”他说。
  
  沈之夏愣了愣。
  
  这是正常反应?
  
  “看脸色大概是了。”男人嗓音悦耳动听,“让你别来,还来。”
  
  “……”不来她更生气。
  
  现在发泄出来,倒是舒服许多。
  
  纪新宇很自然牵起她的手,“走,给我们夏娃消消气。”
  
  这时,方茹从餐厅出来。
  
  纪新宇过来,方茹一点不意外。
  
  她手里拎着价值不菲的包,目光放在纪新宇身上,语气平静,“确实是个了不起的女朋友。”
  
  “……”沈之夏觉得方茹在内涵她。
  
  纪新宇握紧沈之夏的手,“我知道。”
  
  方茹看了他们一眼,没再说话。
  
  路边停下一辆车,司机撑伞下来接走了方茹。
  
  纪新宇低头问沈之夏,“想吃什么?”
  
  “你不好奇我们聊了什么?”
  
  “都惹你生气了,肯定也是我不爱听的。”他伸手揽过她的肩膀。
  
  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沈之夏本能要退开,却被他拽回去。
  
  “只有一把伞,将就下,一会儿我衣服湿了。”纪新宇道。
  
  闻言,沈之夏这才安分。
  
  他们撑着一把雨伞,雨水不断敲打伞面,走了半条街,进了家餐厅。
  
  沈之夏从方茹口中了解到以前的纪新宇,有些想法就跟着改变。
  
  比如,一开始纪新宇不想来A国看表演。
  
  不清楚纪新宇是否因为她改变的主意。
  
  她开口,“这次有没有后悔来这里?”
  
  感觉方茹不会轻易放弃。
  
  “不后悔。”纪新宇把菜单递给她。
  
  沈之夏心不在焉的翻开菜单,随便点了几个菜,“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在喜欢你,是不是?”
  
  纪新宇的粉丝们,在世界上不同的角落里,热烈的喜欢着他。
  
  纪新宇笑了,“包括你吗?”
  
  “……”
  
  沈之夏一噎。
  
  为什么扯到她身上。
  
  沈之夏低头假装玩手机,应付过去,没正面回答。
  
  而她记得,纪新宇受伤期间,沈欢和她说过的那段话。
  
  在乎和在意一个人,才会心疼。
  
  上次的心疼,和这次好像又不一样了。
  
  至于哪里不同,沈之夏无法做出描述。
  
  ……
  
  5月1号之后,连着下了两天雨,沈之夏在酒店没出门。
  
  两个月的期限越来越近,她竟然没有想象中那般心情。
  
  以为自己会紧张,会纠结。
  
  但没有。
  
  5月3号这天。
  
  晚上九点,纪新宇从沈之夏那边回到自己的套房。
  
  很快,他接到吴甜的电话。
  
  “纪哥,明天有空吗,有些事想告诉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