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我的超级直播平台 > 第29章 单曲计划

第29章 单曲计划


  经历了碰瓷小插曲,王善和凌峰被送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半。
  “对了,古律师,有件事我忘了跟你讲。”王善下车走到驾驶位旁边说道。
  “王老板请说。”古美人看着王善不明就里说道。
  “本平台内部有着严格规定,包括发发签订的合约上也有,合约期限内,QD娱乐的艺人都是不可以谈恋爱以及结婚的…”
  “所以,我相信你对发发的感情是真挚而纯粹的,只是提醒一下,不要超越了传统友谊…”
  根据古美人的热情程度,王善觉得十分有必要跟对方交代一下这方面事情。
  “王老板多虑了,正如你说的那样,我对陈正发小姐完全是发自内心的崇拜,合约精神肯定是要遵守的,除非是陈正发小姐本人主动表达爱意,否则我是绝对不会先开口的。”古美人依旧是笑眯眯的神色说道。
  对方的意思很明确,自己不会主动表白,但要是陈正发主动追自己,那就不关我事了。
  王善有些无语,这律师大叔也太自恋了吧…
  “另外我还有另外一个小愿望,有朝一日可以和发发小姐共唱一曲。”古美人继续笑道。
  “那随你便,下次团建就去KTV好了。”王善也懒得再说些什么,一边转身离去一边说道。
  事情交代清楚了王善也就放下心了。
  估计陈正发的性格也看不上古美人这样年龄性格的,这家伙别去骚扰自己主播就好。
  …
  接下来两天王善一直在通过各种渠道找寻适合的歌曲录制机构,想要快点拿出音乐成品打榜。
  距离积攒2000粉丝的任务时限还有不到十天,目前王善还差1100名粉丝才能完成任务。
  不到十天的时间里凑齐一千名铁杆粉丝,可谓时间紧任务重。
  王善几乎全部希望就寄托在依靠新歌开辟新粉丝上面。
  这期间,仍不断有电话打进来谈收购弹幕甚至起点直播平台事宜,价格一度飙升到七百万。
  已经并不十分缺钱的王善对此毫不犹豫全部拒绝,仅仅授权一家直播平台两年弹幕专利,再次拿到了二十万资金。
  王善怎么也想不到,前几天还在为几百块生活费发愁的自己,眼下随随便便就有了几十万的存款。
  关键还不是靠直播赚来的。
  虽然不能乱花,但手里握着一大笔存款,王善整个人的精神底气也更足了些。
  …
  终于,王善通过学生会一名老乡粉丝,联系到了隔壁音乐学院的一名同为老乡的音乐教授。
  再由这名音乐教授帮忙出面,给王善联系来了一个望京本地的知名音乐制作人,水永波。
  一拿到这名水姓音乐人电话,王善便迫不及待拨了过去。
  “喂。”
  电话很快接通。
  “水老师您好,我是望京理工的王善,就是望京音乐学院郑长栋教授介绍的那名学生…”
  “哦,你好,找我什么事吗?”电话那头水姓音乐制作人声音有些疲惫问道。
  “是这样,我们平台一名女主播想要录制个人单曲,曲谱已经有了,就差录音和编曲,想请您帮忙指教一下,我们可以按照市场价付费…”
  “很着急吗?”
  “是的,我们想争取五天内把歌曲要录制出来,您放心,我们可以按照市场价付费,贵一些也没关系,主要是对自己的作品有自信,想要找一名实至名归的音乐人帮忙把把关,几经周转终于联系上了您。”王善不漏声色的拍个马屁礼貌说道。
  “五天…那要看歌手演唱水平如何了,好的音乐作品都是精工细作打磨出来的,不是速成品。”
  一听王善五天就想录一首歌出来,原本声音疲惫的水永波语气里又多了一丝鄙夷。
  拍马屁这种事,身为音乐制作人他见多了,才不可能一上来就被王善糖衣炮弹击中。
  而且一听又是指点主播,已经被陆陆续续不下二十个主播找上门的水永波感觉都要吐了。
  说是主播,其实不过就是打扮的漂亮点的女路人而已,然后靠着卖弄风搔或是某种手段上位,再找三流作者写首歌出来随便唱唱,然后自封歌手称号。
  这种庸俗套路水永波已经见到太多。
  要不是碍于郑教授的面子,当对方说出五天一首歌那句话的时候,水永波早就把电话撂了。
  什么狗pi主播,可特么见鬼去吧。
  “道理我都懂,但我觉得我们这首歌还有歌手水准都不是普通路人可以比拟的,希望您能给我们一次机会,相信绝不会让您失望的。”
  王善也不傻,自然听出了对方语气里的鄙夷,深知想要拿下这样心比天高的音乐人,当然也不能太过谦虚。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明天下午两点,东郊唱歌录音棚,给你们一个小时时间,我不保证会接下你这个活,但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打动了我,这首歌我免费帮你做…”
  “好,我们一定…”王善急忙要答应,但又被对方冷冰冰的语气打断
  “但还有个前提,如果作品没能让我满意,麻烦郑教授那夸我一下,然后把我联系方式删掉,以后咱们就还是陌生人,可以吧?”水永波直白道。
  “没问题,明天下午两点在东郊区长歌录音棚见!”
  对于对方的附加条件,王善压根没放在心上。
  “呼~”
  放下电话,心脏一直吊吊着的王善长舒一口气。
  只要对方肯给机会,就好办了,就怕连面都见不着,那才叫难受。
  “哎,真烦死,老郑最近也是不靠谱了,都说了别什么货色都往我这推。”放下电话,水永波也叹了口气,“看来通讯录又得拉黑一批了…”
  和这名音乐人约好了时间,王善马上就将消息告知了陈正发,让她做好请假准备。
  “那我明天就请一天假,上午先在家练歌。”
  得知这次是正儿八经的要去见音乐制作人,商讨自己录制单曲事宜,电话里的陈正发比王善还要紧张百倍。
  算上斗龙直播时长,自己才开播半个月而已,居然都要出单曲了,简直跟做梦一样。
  “放平心态正常发挥就行,尤其要注意保护好嗓子,不要熬夜不要吃辣,不要练习过度,简单唱两遍就行。”王善也充当起临时经纪人,没忘了叮嘱一番。
  “王总放心。”有千言万语想说的陈正发,最终只说了四个字。
  第二天早早吃过中午饭,王善和陈正发便一同打车赶往约定好的地点。
  东郊一家名为“长歌”的录音棚。
  由于名字里带个“棚”字,潜意识里王善总觉得录音棚就是类似拍戏一样,临时搭建彩钢板房,然后各路人马就在里面轮番录歌。
  直到真正见到现实里的录音棚,王善才发现原来这种场所就像一间独立小型KTV一样,空旷的房间内用阻音材料隔出了两三个区域,彼此间透过透明隔音玻璃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在门口简单和保安介绍了一下后,王善和身穿黑色长裙打扮颇为正式的陈正发,由一名工作人员带着,沿着有些局促的走廊,朝录音棚内部某间休息室走去。
  刚一进屋,一名戴着副黑框眼镜,穿着肥大宽松休闲服脑后扎着一束小辫,打扮颇为个性的男子就引起了王善的注意。
  身材魁梧的小辫男此时正半躺在沙发上划拉着手机,身旁不时有路过的人员恭敬打着招呼。
  对此,扎小辫男子司空见惯似的,压根没有任何回应,一副懒洋洋的架势。。
  “您好,我是王善,这是我们平台的歌手陈正发小姐,我们约好了今天下午两点见面。”
  得知眼前这位打扮特立独行的男子就是知名音乐人水永波,王善走上前主动微笑打招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