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汉风长歌 > 第二十章 驯马

第二十章 驯马


  “又开始胡说了,照你这么说,像我五哥很推崇的太史榜上人物李去病,那可是法家高徒,怎么说应该是胖子,但人家瘦得跟竹竿一样。”有些女人情绪变化很快,就像嬴欣这样,一开始是抱着揍人的想法来的,现在倒缓和下来了。
  “那说明一点,人家的学识是浓缩版的,脑子里装的都是精华。”刘煜也知道像广平君帐下多是一些高才。
  “你这人,看来不坏,说话挺有趣的。不像那个李去病,年纪不大,说起话来总是老气横秋的。”嬴欣看来还认识很多榜上人物。
  “要说为人处事,就得像我五哥这样的,这么多人都信服他。你说那太史老儿为啥只排他到第二,那个姬舜也就凭在代郡打退了几次匈奴就排第一?”
  女人就喜欢帮亲不帮理,这个时代的匈奴可是不好对付的,话说你们老秦家还没夺回河套之地呢?
  “这种排名其实不用太当真,充其实量不过是商贾搞出的营销手段,估计就是太史老先生也没真正排过位置。”刘煜想到这个杰出青年榜也有些无语,自古以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不是产生青年之间矛盾吗?
  “商贾?你是说的是风云楼的那个景家吧?上次,我就去了那里,看着那边挂在墙上的评价冒火,那甘泽竟然说是民意?只打了他一颗牙还是太便宜他了。”嬴欣心口直快,说到了那场相亲事件,“这么说来,这个榜单倒像景家人干的?我倒去问问,我五哥怎么就只能排第二呢?”
  “应该不只一个景家吧。”刘煜心说这样榜单搞得四国人尽皆知,可知背后肯定是有人在谋划的,商业化运作只是最后的一环。
  “广平君胸有豪气,刘某从心里来说都是非常佩服的。”不说佩服不行啊,这是在人家都城里,而且自己一进王宫就动不动要砍我头的,刘煜说话还是很小心的。
  “这才是太史榜上的人物的应有风范,贵有自知之明。”嬴欣听到刘煜服气自己五哥分化开心。
  “不知道公主来找我所为何事?”刘煜想到你这大嚷大叫地,究竟是什么目的。
  “我就听五哥说汉国来了个刘煜,武艺超群,弓马娴熟,是个不世出的英杰。”嬴欣有些吹捧的意思。
  刘煜暗想,这公主还真是六月天说变就变,刚才还是贬损我,现在就开始吹捧我,肯定不安好心。
  “公主太抬举了,刘某不过只是路过秦地的凡人,要说英杰人物的,那都是像广平君这样的贵公子。”刘煜选择了低调。
  “我五哥当然是盖世豪杰啦,但他说你行,那你肯定行吧,我看着也赖吧。”嬴欣似乎对刘煜的低调不为所动,然后向后一指,“你看到了吧,这几个是宫中禁卫中的高手,要不你跟他们过上几招,让我看看你的身手。”
  “我勒个去了。”刘煜故作镇静地看了一下,都是几个虎腰雄背的兵士,自己空有大力,却只会几招王八拳。但看到这几个宫卫的时候,忽然感觉对方眼光闪烁,似乎战意不强。
  “原来如此,我怎么没想到呢。”刘煜马上醒悟过来,这太史榜上的人物的事迹还是很为人所知的。武原君可是光辉的从军杀敌历史,而且杀的都是悍兵猛将,他们这是怕了。
  当下面色淡然地道,“刘某习的是杀人技,怕是出手之后没有轻重,伤折了他们的筋骨,就太伤和气了。”
  “公主殿下,武原君终归是我大秦的客人,若是被宫卫所伤,这要传到其他三国,就会说我们大秦欺负客人了。”外交官员司马应也适时的劝阻道。
  “也对,跟客人打架玩,那是草原匈奴人的传统。”嬴欣倒也听进去了,她的耳朵里听到自己马儿打响鼻的声音,叫道,“有了。”
  “不是说很多人都说你弓马娴熟,这样吧。”嬴欣指了下自己的马儿,“石榴可是跟我一起长大的大宛名驹,只有我一人才能驾驭它,若是你能驯服它,那就说明传言不虚。”
  “原来搞了半天,是要让我驯马啊。”刘煜心头一喜,“这可是哥们的强项。”
  他正要上前,却被祁胜拦住了,“武原君可是想好了。欣公主的这匹马,可不是一般人能驾驭的,就是末将也从上面被摔下来过一次。”
  祁家本是秦国武将世家,祁武还是秦国上将军,祁胜便是祁武的亲侄。嬴欣向来活泼,与羽林宫卫的关系融洽。在西苑马场时,曾经让祁胜驾驭过自己的座骑,但一爬上马背就被掀了下来。
  对于驯马,刘煜还是很有经验的,前一世在马术上面可是浸淫多年,而且赛马还屡夺大奖。甚至跟同学到内蒙草原上,还驯过野马。更何况,这个时代里,自己还天生一股神力。
  话说穿越以来,就没好好的骑过马,刘煜的心头还有些跃跃欲试,他对于祁胜的话并在不意,“我看公主的这匹马脾气挺好的吗?”
  “呵呵,刘煜,那是因为我在这里,我只要退开几步,它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嬴欣说完直接退开几步,然后一摆手,示意刘煜可以上前行动了。
  刘煜看这匹马神情没什么变化,于是慢慢接近,拿住了缰绳,身体还是很警惕。果然,一刹那间,马儿忽然打了个响鼻了,把头一甩,一股大力向刘煜袭来。
  “看来这家伙温柔的外表有一颗豪放的心。”刘煜猛地双手一拉,止住了马儿的头部小动作。感受到刘煜力量的情况后,马儿放弃小动作,安静下来。
  刘煜上前抚摸着它的鬃毛,嘴里念念有词,“小乖乖,小乖乖,听话给你吃黑豆,不听话可是要吃暴栗的。”
  这是一种安抚的手段,其实也是一种人与动物的交流,柔和的抚摸可以让动物失去警惕。
  “看不出来,这家伙还有两下子。”嬴欣看到刘煜已经让她的马安静下来,不过嘴角一股冷笑,“我的石榴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让人骑的。”
  这匹马还是幼马的时候就是嬴欣亲自照顾的,甚至有段时间还睡在马房,正是这样的关系,石榴从来只听嬴欣的,其他人那就是被掀下来。
  趁着马儿警惕心下降的时候,刘煜突然纵身一跃,直接跳上了马背。这年代得益于百家技术进步,此时已经有了完备的高桥马鞍。
  陡然间感觉到背上突然有了人,而且明显不是自己的主人,石榴一下子暴躁起来。
  “石榴可不是好脾气的。”嬴欣看着样子就知道自己的马儿脾气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