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尘慌乱的抱着梦蝶,余光扫过周围,李尘立刻捡起地上的三颗晶核塞到梦蝶的手中,李尘感觉心很疼,很疼,而这种感觉触发的上次便是看到父亲最后的面孔的瞬间,李尘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双手抱起梦蝶,看着周围不断靠近的丧尸,李尘立刻离开原地.....对...不起...微弱的声音从怀中轻轻的说出...李尘低下头看着梦蝶苍白的脸,你别说话,握紧晶核吸收里面的力量会..会没事的。
  梦蝶看着眼前不断晃动的面庞露出了微笑,李尘看着怀里的人,以及那惨然的笑容脚步再次加快直接跑了起来,..我...染血的手挡在李尘的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原谅..我..好吗?
  泪水打湿了李尘的面孔,把脸上的液体微微染湿,李尘停了下来..默默的看着梦蝶,梦蝶看着眼前不在晃动的李尘露出笑容,不在是微微开放的花瓣而是盛开的花苞,李尘有手捂住梦蝶的背只期望能延缓在延缓梦蝶的生命,我...一定能救她....那天,我对他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其实不仅仅是骗他我是在骗我自己,我不知道..我对他算什么,而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那天你出现在我的生命之中,很...抱歉,我只是把你看着..当成他的替身,我....
  无法接受他的绝情,无法接受他的“背叛”,我...无法接受..那个瞬间.......李尘强忍住眼睛要流出的泪水只能无声的抱紧怀里的人,脚步再次坚定却微微颤抖的前进,默默的听着耳边似胡言乱语的梦蝶,李尘不断的思考着一切能救人的物品。...我...那天..你走后我..才发现..我.原来...
  李尘立刻想起口袋里的滋阴果,而之前看到的属性瞬间出现在脑海,李尘立刻松开一只手,伸进向口袋.李尘只希望有用,柔软的果实在李尘碰到瞬间微微下陷,明显是李尘不断的移动和攻击造成的,不过没有破裂也证明品质越高的东西就算是是没有壳的果实也很耐压
  不过李尘有点担心他不知道还能不能使用,李尘再次查看果实的属性发现多出了一条信息,“果实表皮受损,保鲜期减少剩余保鲜期:18:23:15,保鲜期过后每一天减少百分之三的物品效果,当物品开始腐烂或其它情况达到物品一半面积使用后将有一定几率中毒,中毒几率按腐烂情况确定。”
  李尘立刻松了口气,直接把滋阴果塞进梦蝶还要说什么的话...呜呜呜呜...?李尘拿着滋阴果,一点点让梦蝶吃下,现在李尘只能听天由命了。
  梦蝶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李尘拿着的紫色果实,这是她第二次吃,但也许环境不一样情况但行为却相似梦蝶感觉眼皮不断下垂,但梦蝶却依旧努力的把滋阴果吃完,她怕闭上眼睛便在也看不到她想看到的人,却也有些遗憾自己没有把要说的话说清,眼睛缓缓的闭上,因为她已经吃下最后一口。
  李尘身体再次停下,手颤抖的缓缓靠近梦蝶精致的鼻子,手几次排徊在梦蝶的脸上不时后退又向前,最后李尘咬紧牙关手指伸到梦蝶的鼻子前,呼?
  微微的吸气感觉从李尘的指头传到脑海,李尘不由微微松了口气,虽说微弱但却平稳,李尘站在悬崖边吊着的心终于落下,李尘刚刚想再次迈步却感觉到肩膀有什么轻轻咬了咬自己的脖子,李尘疑惑的微微侧过头看着肩膀上的白狐,白狐看着李尘的眼睛,让后看了看李尘的手,在看了看李尘的衣领,
  呜...看着白狐再次看着他的眼神,李尘立刻明白了白狐的意思,明显让李尘给它滋阴果,李尘不由迟疑起来,白狐看着举棋不定的李尘不由着急因为李尘背后可是有上百只丧尸正在向他移动,而且它在李尘拿出滋阴果的瞬间便明白果实已经受损必须得尽快吃掉,不然将浪费药效
  一般药材和灵果采下必须得立刻放到特制用于放这些的锦盒或则是其它盛放物品以延迟灵药的效果和不损伤,也可以放到空间物品里也有同样效果。李尘最后拿出了滋阴果。
  它看到一颗紫色的果实出现在视线里,它立刻在到达可咬的瞬间,直接把滋阴果整个塞进口里,李尘不由苦笑又没人和你抢,李尘便立刻抱紧梦蝶向前跑,他早就听到背后的吼叫,反正他也不差拿出一颗果实给白狐吃了,不过李尘之所以迟疑,他不确定它会不会向巨猫一样变大,李尘可不确定自己的肩膀能站着一个同人大小的狐狸去逃命。
  李尘很快甩开了紧跟的丧尸群,李尘躲在一间教室里,他和王馨予等人走散了,不过,李尘只希望眼前的人能快点醒,至于骨盾和眼前的梦蝶相比李尘选择后者,反正被拾取的物品在被丢弃后在一天内是不会被刷新掉的,只要李尘在一天内拿回来就可以了,李尘轻轻的把梦蝶放到椅子上,梦蝶不由发出一声闷哼
  李尘平静的心瞬间再次悬起,紧紧的看着梦蝶在十几秒的沉寂下李尘再次去探梦蝶的鼻子,感觉到梦蝶那沉稳的呼吸李尘不由放下心,疲惫的坐到梦蝶的对面,李尘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人,..全身微微凝固的血,高耸的山峰修长的腿,吹弹可破如白玉的皮肤,李尘感觉心莫名的升起了一团火,眼睛向上移动看着梦蝶精致的脸在红色液体的交织下形成异样的诱惑,李尘吞了吞口水,眼睛开始便得火热,但看到梦蝶一直紧握的刀柄,李尘立刻清醒过来,李尘十分想给自己一个巴掌,为自己的邪念而感到羞耻,李尘静静的注视着眼前的人,教室进入了平静,只剩下一个人默默的看着另一个人。
  我...在哪?梦蝶疲惫的睁开眼睛,当视线看着眼前微微激动的人梦蝶不由愣了愣,手直接伸出抓住了自己的胳膊扭了扭,梦蝶不由微微皱眉,看着眼前发愣的李尘手伸了过去。?李尘立刻回过神,感觉到一只手抓住自己的胳膊,李尘不由松了口气,..她没事...?!!呃?
  李尘瞬间微微撇了撇嘴,胳膊的刺痛让李尘猝不及防的微微侧过头。梦蝶愣愣的看着李尘,这不是做梦?梦蝶瞬间回过神,脸不由红了起来
  我..李尘尴尬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梦蝶感觉脸更加滚烫,她不确定李尘有没有听到之前的话,也许很羞耻但梦蝶还是打算试探下李尘。
  我..之前的...呃...我们得赶快去找王校长她们,不然以她们的实力遇到什么危险都会是麻烦。梦蝶微微张开的口刚刚要说什么却听到李尘的话最后....这个木头...?嗯?你说什么?李尘疑惑的转过身看着梦蝶,梦蝶不由心中冒出些烦躁感,没,什么!两人相继离开了教室,嘭..。
  李尘走出教室门口,转过身看着有些虚弱的梦蝶,苍白的脸色让李尘明**蝶有些失血过多,而身体需要时间来恢复,李尘看着迈着虚浮脚步的梦蝶,李尘叹了口气,来到梦蝶的身前转过身,身体微微弯下。
  梦蝶有些高兴的趴在李尘背上,心中的烦躁感不由消散取代的这是某种甜甜的感觉,梦蝶身体微微一颤手紧紧的环绕在李尘的脖子,而脚夹住李尘的腰间,头带着微微的笑容安静的靠在李尘的肩膀,她不想在失去了。
  柔软的触感不断的从身体各处传来,李尘闻着身后的人发出的体香,压住心中莫名升起的火焰,李尘努力的压抑下面挺立的“武器”,滚烫的感觉不断从脸部传来,李尘有种想把头埋在地上不让人看见的冲动,而脖子处不断有微暖的风吹过,李尘感觉脖子有些痒,微微想侧过头却发现自己另一边有只似吃饱就睡任摇任晃皆无事的白狐,李尘只能报以苦笑,努力的压抑住身体的烦躁,李尘努力把目光直视向前。
  梦蝶感觉脚部不时传来的触感刚刚恢复的脸再次浮起两片红霞,梦蝶露出了神秘的笑容,身体更紧的抱住,我再也不会..放手。精神的疲惫和身体的虚弱感在次涌上心头,梦蝶微微露出笑容缓缓闭上眼睛,很快李尘便听到沉稳的呼吸声从肩膀传入耳朵,李尘不由松了口气,把不断涌上的血液安抚归于正常,李尘看着眼前只希望能快点找到她?他们。
  踏?踏,踏,寂静的道路没有一只丧尸,两旁枯萎的树在一阵风吹过掉落了枝头仅剩的几片树叶,本该是枝繁叶茂的树,却出现了秋天的凋零,微风吹过,李尘感觉背上的人身体微微颤抖随即更紧的抱?夹住自己,李尘默默的前行不时看看左右避免危险,李尘却感觉心底似乎涌出某种熟悉却陌生的感觉,甜甜的,却又安静的很平静,李尘不由有些沉寂在这种感觉之中,李尘不由感觉被巨石压住的心似乎轻松了些?
  吼??李尘把视线看到某个方向,他似乎听到丧尸那熟悉的声音,而沉寂在似乎是幸福还是其它什么的感觉也瞬间消失,李尘不由苦笑但随即冰冷的眼神看向大概的方向,对于打破得来不易的放松李尘打算把那些怪物好好..伺候.“伺候”一定让它体会一开为二的“分身”之术。
  王校长..我..我们被丧尸包围了,门快顶不住了。王馨予看着眼前焦急的男教师,默默的叹了口气,如果..李尘在这也许就不会这样了。
  但随即王馨予想起李尘梦蝶两人帮她?他们断后的背影,之能默默的祝愿他(她)两没事。王馨予冷静的看着开始破裂的木门,从微微的裂缝中可以看见外面狰狞的丧尸
  看着那隐约透出青春的面庞王馨予不由叹了口气,随即坚定和决然涌现,王馨予从杂物间随意放的东西里拿出了一节半米长的水管,这里是学校的杂物间,一般给学生或者是教师储存物品,所以除了一个个上锁的铁抽屉便是一旁堆着的杂物。
  可惜..那些柜子是焊在墙上的,不让铁制的柜子可以让她?他们多些时间准备,王馨予拉到教师的前面站在了最“前线”。
  双手紧紧握着冰冷的水管来给予自己些许的安全感,?划拉,嘭?砰?木门已经出现了几个拳头大小的洞,王馨予压下心中不断飙升多恐惧,看着眼前。教师和学生看着坚定站在面前的校长,莫名的感觉到心中似乎升起某种触感,没有话语,没有对视,
  他?她们拿起身旁能拿的东西走到校长的身旁,他?她们不会让一直间接或者是主动照顾他?她们的校长孤身一人来抵抗丧尸的,而且他?她们就算不抵抗迟早要入丧尸之口,拿不如拼死一博,身体高大的教师和学生默默的站在第一线和王馨予并肩面对,而男生都下意识的把女性挡在后面,因为他们是男人,如果有一个男人敢走到后面那看着你的将是各种特殊的眼神,王馨予看着出现在左右的人不由有些感动,心中的恐惧也消散很多,王馨予看着眼前,微微发汗的手不由再次握紧,她会战斗到最后一刻。
  呃!一颗头颅透过木门直接穿了进,王馨予眼神瞬间一狠,手中的武器直接敲下,彭??乌黑的血液,溅到王馨予的面旁,王馨予冷静的压下心中的慌乱,这时候她不能乱,不然接下来的十几只丧尸会把一同慌乱的人包括她撕碎,王馨予咬紧牙关连续在那个头上多打了几棒,发麻的手,让王馨予几乎感觉不到手的存在,王馨予感觉很累,但却发现似乎外面没有任何声响了,刚刚所有人都把注意力看着突然冒出的头,根本没有注意到不知何时外面已经陷入安静,没有任何人去看外面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死死看着她?他们生命的最后一道“防线”。嘭!门瞬间被踢开,破裂的木块飞溅在他?她们的身旁不时打到一些人的身上,恐惧瞬间出现在所有人的心中,王馨予绝望的看着门外面的破坏者....李尘?!!!
  李尘...王馨予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心中突然涌出某种冲动,一颗
  “飘荡”的心就看到了
  “港口”,王馨予涌出泪水,直接冲向李尘,在李尘还没有任何反应前抱住了李尘,王馨予默默的抱紧李尘,就像靠岸绑绳的船,李尘身体微微一颤,握在手中微微抬起的狼王之牙也放下,李尘有些惊慌,想推开前面的人,却怕吵醒梦蝶和白狐,李尘最后只能默默的在心底叹了口气,他明白王馨予背负的压力太大,太多,同样李尘也被一个沉重的巨头...压着,李尘只能默默的抱住王馨予,只希望能让她轻松些。
  梦蝶在沉睡中突然感觉似乎有什么栓到了自己的
  “领地”不由缓缓的苏醒,她不会退让更不会
  “割地求和”,...王校长...梦蝶睁开眼睛用口型比划,我记得..你好像不该这样吧?
  而且后面的同学可是看着你王馨予看着抬起头的梦蝶,刚刚想问李尘梦蝶为什么会这样的话收回肚子,不知道为什么王馨予感觉自己似乎能看懂梦蝶的口语以及梦蝶躺的位置,心中却莫名升起奇怪的感觉,微微发酸和胸口感觉闷闷的,王馨予瞬间心一惊,连忙松开李尘连连后退,王馨予感觉心跳的很快,脸感觉有些烫,王馨予尴尬的转过头但余光却不时徘徊在李尘的身上。
  看着突然这样的李尘也瞬间惊愕,而看着微微浮现红晕的王馨予李尘不由感觉自己眼花了,但看着眼前的人李尘不由看呆了。
  他突然发现...馨予姐好美...好..李尘立刻摇了摇头,他在想什么?
  他怎么能这样,他不能对不起她,我只是纯粹的欣赏,对就是欣赏。梦蝶微微皱眉的看着李尘,手微微贴住李尘的脖子,最后想起什么只能变会原样,瞪了王馨予一眼来证明自己的
  “主权”后便继续闭上眼睛安稳的睡去。王馨予把梦蝶的眼神收入心底,感觉似乎有某种火焰微微燃烧,但随即便被王馨予熄灭,王馨予把怪异的感觉通通扫出,露出了真诚的微笑,没事就好,嗯..你们没受伤吧?
  李尘对王馨予摇了摇头,想了想拿出了滋阴果递到了王馨予的面前,?
  王馨予有些疑惑,但却依旧接过这颗紫色的果实,微微冰冷的果实却似乎透出一种诱人的香气。
  王馨予刚刚想把果实放到背后在逃脱的时后捡起的背包,在王馨予微微转身,李尘便立刻明白她的想法,?
  感觉的手腕的温暖感觉,发烫的感觉再次从脸上传来,而且更加炽热,......咳咳咳,李尘发出了几声咳嗽声打破了微微即暧昧却尴尬的气氛这颗果实能强化食用者的身体素质,但因为某种原因不能久放,所以..我..王馨予看着李尘,拿着果实往嘴里送,她听墨莹和幽雨说过这种果实,但李尘似乎没有多少,而且这种果实在她们的描述下还很珍贵,她原本想在李尘看不见的时后偷偷的切开成十几份给那些体质虚弱的学生吃的,她明白这是李尘的心意,但...而现在李尘都这样了她都不好意思...李尘看着把滋阴果放入口中的王馨予话都瞬间停顿,..李尘看着把滋阴果吃完的王馨予心中却升起了某种感动..似乎..很久..没有人这么信任自己了,李尘看着王馨予的目光有了些细微的改变,冰冷的目光微微消融了些,李尘看着王馨予,最后还是在心底叹了口气,他把滋阴果给王馨予也是出于某种考虑,因为李尘要告别了,但他必须得留下梦蝶,不仅因为之前梦蝶说安排好王馨予她?
  他们后要和李尘一起去找她父母,但李尘必须离开,但现在自己带着梦蝶离开那...王馨予等人怎么办?
  遇到丧尸群或者强大的怪物怎么办?难道要像之前一样吗?!李尘微微摇了摇头,想起之前的瞬间李尘依稀感觉心很疼很闷,所以他打算让王馨予去照顾梦蝶,而以梦蝶的战斗力也能照顾王馨予等人,至少在这里没有什么问提,李尘叹了口气,看着一直在王馨予背后默默看着自己的人,李尘轻轻的拉开脖子上的手,却发现她似乎勒得很紧,李尘心中莫名一疼却依旧用力扯开了手,梦蝶也瞬间惊醒,抱紧的
  “安全港”突然的离开让刚刚睡着的梦蝶瞬间惊醒,梦蝶看着李尘,默默无语,为...什么?
  李尘再次叹了口气,默默道,我要离开了,而且刚刚的动作引来了很多丧尸,我必须离开...我...梦蝶眼睛瞬间通红,梦蝶轻轻的闭上眼睛,脚从李尘的腰间松开,梦蝶轻轻的落地脚却瞬间一软,身体靠在李尘背上,梦蝶却坚持的走到李尘的前面,就算是身体发软,却努力的用一只手撑在李尘的肩膀来到李尘的前面,梦蝶看着微微开口要说什么的李尘,露出了微笑,放在李尘肩膀的手,瞬间暴起,捧着李尘的后脑勺梦蝶的脸贴了上去红唇触在李尘的嘴唇,李尘感觉似乎身体瞬间僵持住了,身体各处麻麻的就像被电微微电了下,??
  呜..唔,李尘感觉有什么钻进了自己的口中,下意识的要合上牙关而嘴里的物体微微舔舐了李尘的压根李尘便再次感觉电流出现,随即口中的物体纠缠在一起唔...梦蝶微微立刻了紧贴着的脸,拉出了一道晶莹剔透的
  “丝”....吻别...人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