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我家大橘是魔王 > 第九十一章第二个技能

第九十一章第二个技能


  迦衣眨了眨眼,瞳孔变成了金色,接着她从头到尾将大橘打量了一下。
  大橘有种被扒掉皮毛的感觉。
  “喂喂喂,别对着我用啊!”大橘躲了躲,喵喵问。
  迦衣没有搭理它,而是抬头四下张望,最后定格到防盗门的位置,看了一会儿,嘎嘎笑着说:“邢爷爷好像在跟张天林炫耀他的灵石,啧啧,巴掌大小的灵石也好意思炫耀……”
  大橘一听,惊讶的问:“你能透视?”
  从客厅到张天林的客厅,起码有两堵混凝土墙呀!
  迦衣闭上眼睛,揉了揉眼眶:“嗯,我刚才就透过两堵墙,看到了他们两个人…眼睛好酸……”
  短短几十秒,迦衣就感觉自己的眼睛又酸又涨,用手一摸还有点烫。
  “狗蛋,我不会要瞎了吧?”迦衣闭着眼,问大橘。
  大橘摇了摇头,发现迦衣看不见,就喵喵道:“不会哒!你就是过度使用瞳术而已,照目前的情况看,你湮灭之眼的第二个技能应该是‘真视’。”
  “真视?”迦衣慢慢睁开了眼睛,泪水唰的流了下来:“透视的意思的吗?”
  “透视只是其中一种功能,据我所知,‘真视’应该还能看到灵力流动,破除幻术,其他的……你慢慢开发吧。”大橘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迦衣的眼睛难受,可能是她技能熟练度或是灵力过低导致。
  这种强行灌输灵力,类似于“拔苗助长”的行为不能太频繁,否则会爆体而亡。
  必须将灵气全部吸收后,稳固之后,才能开始二次传递。
  不然,凭借大橘手上的灵石,能硬生生将迦衣堆成觉醒界大拿。
  “这样的话,你的湮灭之眼就有两个技能了,‘湮灭’和‘真视’,勤加修炼,将灵力提高,这样湮灭之眼才能发挥它应有的力量!”
  大橘喵喵的说完,迦衣不断点头,像听教授讲课一样,示意她记住了。
  “好好休息一下,今天的体术不练了!”大橘自觉的跑到了自己的猫窝里,盘腿趴下,一会儿就打起了呼噜。
  上次吸收的堕落天使力量刚消化,又吸收了四海战将的力量,给它一段时间,它的力量能猛涨一大截。
  “狗蛋,别睡的太死,注意一下那个复灵会啊!”迦衣戳了戳大橘说。
  大橘哼哧了两声,用尾巴挡在了自己的脸上。
  看来狗蛋累坏了。
  想起山洞里那惊心动魄的战斗,迦衣温柔的摸了摸大橘的头。
  “好好休息吧!我要去洗澡了!敢偷看,我就叉你眼睛!”
  “喵…”
  迦衣美美的冲了个澡,将浑身的污垢冲洗干净,这才睡下。
  ……
  早上,迦衣伸了伸懒腰,揉了揉眼睛,元气满满的起床了。
  昨夜睡得很好,一夜无梦。
  迦衣去洗刷的时候,路过大橘的猫窝,调皮的用脚丫戳了戳大橘:“狗蛋,起床了!”
  大橘拉搭着眼皮看了迦衣一眼:“今天你又不上课,起那么早干什么?”
  说完,大橘翻了个身,用肥爪爪捂上了脸。
  “对哦,我请了一周假!今天不用上课的……”迦衣看了看防盗门,想起昨晚张天林倔强的样子,柳眉一皱。
  如果张天林今天不来道歉的话,我就不理他了!
  想到这里,迦衣回到卧室,补了一觉。
  九点左右的时候,迦衣被敲门声惊醒。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迦衣正要开门,忽然想起了自己昨天刚获得的瞳术:“让我看看是谁~”
  迦衣眼中的金色一闪而逝。
  昨晚睡觉前,她思考了一下,为了防止眼睛因为过度使用而肿胀发痛,必须缩短使用时间,如果不是特定场合,就将“真视”技能的使用时间缩短到一秒以内。
  减少使用时间,增加使用频率,这就可以多多练习“真视”,而不会眼睛痛。
  短暂的透视,也让迦衣看清了来人,正是张天林。
  此时张天林正酷酷的站在门外,对着墙说话做手势,抛媚眼,好像在模拟对话。
  迦衣灵光一闪,悄悄地站在门后,再次使用了“真视”技能,确认张天林还在对墙说话,就猛地拉开了门。
  还在对着墙比手画脚的张天林一愣,呆在了那里,伸着手,半张着嘴,时间瞬间定格。
  哇哇哇——
  公寓外仿佛有一只乌鸦扯着嗓子飞过。
  “这是干嘛?一大早的跟我家墙聊什么呢?”迦衣倚着门笑道。
  啥?她怎么知道我在对墙说话?我没有站在猫眼那里呀!难道我刚才说出声了?
  张天林回过神,连忙摆回酷酷的样子,同时还在打量墙上有没有小镜子或是摄像头之类的。
  “没事啊?没事我可就关门了?”迦衣作势要关门。
  张天林连忙拦住,瘸着腿走到了迦衣的面前,将刚才演练的话说了出来:“迦衣同学,昨天晚上鉴于我的不当言论,冲撞了你,请你原谅,为了表达歉意,中午我请你和狗蛋去吃个饭!”
  迦衣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张天林,小嘴一张:“好好说话!”
  “中午请你和狗蛋吃饭!我师父说的,你不去就打断我的腿!”张天林翻了个白眼。
  迦衣点点头:“哼!算了,我们狗蛋可是魔王呦,万一你们布置了鸿门宴怎么办?不去不去!”
  张天林看到迦衣可爱的样子笑了起来:“不去不行,你忍心看我坐轮椅吗?”
  “轮椅多好?多舒服?现在高级的电动轮椅都不用你动!舒服指数五颗星!提前买一个吧~”
  说完,迦衣砰的关上了门。
  “迦衣!我真的错了!”张天林在门外喊了起来。
  大橘起床气一样爬了起来,甩了甩身上的肥膘,喵喵道:“我过去收拾收拾他们,真吵!”
  迦衣连忙拦着大橘,对着门外说:“知道了!走的时候喊我!”
  “好!”张天林高兴了走了,起码腿保住了。
  迦衣将大橘抱到了沙发上,给它拿了两包辛月的零食:“先垫垫,中午去吃大餐。”
  还没说完,大橘就撕开包装,将脑袋拱到了包装袋里。
  迦衣则哼着小调去洗刷了。
  一眨眼,一个多小时过去了,门再次敲响。。
  “来了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