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我家大橘是魔王 > 第六十章重要事情要说三遍

第六十章重要事情要说三遍


  “所以这也是不得已的做法。”
  张天林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为恶魔说情。
  迦衣听了张天林的话,又看了看大橘,然后往前走了两步,将大橘抱了起来。
  “真不希望狗蛋是那种能把人吸成人干的恶魔,狗蛋,答应我好不好?”迦衣盯着大橘的眼睛恳求道。
  大橘飞快的点点头,一脸乖巧的躲到了迦衣怀里。
  吸来的灵气都浑浊!恶心!哪有在你身边吸纯净的好呀!
  而且,本王当然不会去“吸”人啊,只吸魔灵!
  大橘腻歪的靠在迦衣的怀里,旁边的张天林有些吃醋,他好想提醒迦衣,你这只猫是恶魔呦!
  老邢头此时正趴在地上收拾堕落天使化成的灰:“林林!先别谈情说爱,快过来帮我把这些收起来!”
  张天林疑惑的问:“收那些东西干什么?”
  “你小孩子,说了也不懂!”老邢头嘿嘿一笑:“这可是中海、京城两地的除魔师都搞不定的委托!我们完成了,还不得留点纪念啊!”
  呵呵!这哪是您完成的委托,您怼的是空气!
  张天林无语的摇了摇头,跟迦衣打了声招呼,就过去帮师父收拾灰尘了。
  ……
  “滴滴!”
  十几分钟后,仓库外响起了鸣笛声。
  是张天林叫的“特快出租车”。
  老邢头一挥手,带着迦衣和张天林往外走去,等老邢头和张天林出去后,迦衣发现了一个问题,她居然出不去!
  不,准确的说,是大橘出不去!
  “喵!”大橘叫了一声,从宠物包里爬出来,用爪子在结界上一按,结界荡起涟漪,凭空消失了。
  这是能困住恶魔的结界,大橘虽然是猫,可灵体是魔王,这个结界同样对它有作用。
  而且这个结界之前被堕落天使的领域冲击过,没有之前那么牢靠,大橘稍一用力就点破了。
  “哎?结界怎么没了?”老邢头转身,摸了摸脑门。
  张天林看了大橘一眼,强笑着说:“可能是师父和恶魔打斗的时候,结界受到冲击,不稳定了吧!”
  老邢头点了点头,觉得有道理,就没有深究。
  张天林抹了把汗,歉意的对迦衣笑了笑。
  作为当事人的迦衣表示理解,偷着眨了眨眼。
  大橘在宠物包里哼了一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了,它正要消化一下从堕落天使那里吸来的力量。
  或许这次,它就有力量打开它的空间袋了。
  司机还是之前那个胖胖的四眼仔,他看着消失得结界,惊讶的说:“前辈……你们完成了这个委托?”
  老邢头神秘一笑,让司机好生崇拜。
  都上了车,司机发动了车子,开始返回龙城。
  路上,司机一个劲的前辈长前辈短,说的恭敬话更是不堪入耳,后排的张天林听得都脸红。
  而老邢头在笑呵呵的听着,老脸都笑成了一朵菊花,一路上都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比来的时候还能装。
  “小迦衣啊!看到老夫的厉害了吗?”老邢头装作不经意的问。
  迦衣抱着宠物包,心里想起了老邢头在仓库怼空气的样子,点了点头:“看到了,很厉害呢!”
  老邢头心里一乐:“那你看……你刚刚觉醒,得有个师父带啊,能少走老些弯路了,老夫吧……最近也想收个徒弟……”
  说到这,老邢头就不说了,话头都捋到这里了,下面,该迦衣崇拜的拜师了吧?
  等了半天,没人说话,老邢头不禁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迦衣正用天真的眼神看着自己,等自己说话呢。
  “咳咳!老夫是说……收你为徒怎么样?”这句话,老邢头终于说了出来。
  看着老邢头火辣辣的目光,张天林捂住了额头,不忍心看下去。
  迦衣一愣,然后哦了一声:“不用了,多麻烦您老人家,我的志向不在这里。”
  “嘎?”老邢头像吃东西噎住了一样,回过头去,半晌没有说话。
  前排的司机倒是一个劲的劝迦衣,什么名师出高徒啊,什么有这样的师父是你的荣幸啊之类的话。
  迦衣始终笑着摇头,将老邢头的希望粉碎成玻璃渣。
  车子一直开到了迦衣的公寓,仓库的天字委托还需要有人去验收,所以不急着去。
  下车的时候,司机还伸头对老邢头说:“前辈啊,你看看我怎么样?缺徒弟的话,我也不介意!”
  老邢头笑着摇摇头:“这东西讲究缘分的,你我缘分未到,可能是不适合吧!”
  司机一脸遗憾,留下了老邢头的联系方式,叹着气走了。
  你以为老夫什么人都收吗!!老夫很严格的好不好!?
  看着绝尘而去的出租车,老邢头鼻子重重的哼了一声。
  现在已经很晚了,三人还没有吃饭,老邢头主动邀请迦衣吃了顿饭,就在路边的烧烤摊。
  老邢头今晚很高兴,就多喝了一点,让张天林背回去了。
  迦衣洗刷完,要睡觉得时候,门忽然响了。
  “谁?”
  “我,天林!”
  大橘嗖的竖起了耳朵。
  大半夜的,这小子来干啥?
  迦衣打开门,将张天林迎了进来:“怎么了?什么事情不能明天说?”
  张天林先为自己的师父向迦衣道了个歉,然后说了自己前来的目的。
  “关于橘猫的事情。”
  迦衣看了眼大橘,好奇的问:“狗蛋怎么了?”
  大橘跳到了茶几上,蹲坐在张天林面前,想听他要说什么。
  如果再说一些除魔卫道的事情,它不介意让张天林和他师父修养一阵。
  “关于橘猫最后的那句话。”
  “哪句话?”迦衣后期的注意力一直在大橘吸干天使的上面,后面的话压根没听到。
  “喵?”大橘看了迦衣一眼,有些无奈。
  它想今晚进迦衣的梦中跟她说一下,不过既然张天林来了,那就听听他怎么说吧。
  “你最后让迦衣调查一下仓库的委托对吧?”张天林看着大橘说。
  大橘点点头。
  “是因为你跟堕落天使说的那个‘魔王精血’?”张天林问。
  大橘又点点头。
  “你想知道什么?”
  大橘喵喵的说了半天,张天林捂住了脑袋:“算了,还是等你会说人话或是会写字的时候再说吧!”
  至于在仓库里,天使说大橘是魔王,还说自己是天神,这件事张天林没有放在心上,他把这些话理解成商业互吹了。
  迦衣觉醒的时候,遇见的恶魔也自称是魔王。
  看来魔界的魔王都烂大街了。
  而且那个天神不是说了吗,魔王已经被封印了。
  “喵!(我就知道会这样!)”大橘哼了一声。
  一旁的迦衣诧异的问:“狗蛋说这些了吗?我怎么没听到?”
  大橘:……
  怪我,这么重要的事情没有说三遍……不,一遍都没有说完。。
  张天林起身要走,临走前回头对大橘说:“你欺负的那个小子还记得嘛?他师门的人要来了,你注意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