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我家大橘是魔王 > 第五十六章天界的味道

第五十六章天界的味道


  “你们去平牟市的双云仓库?是接了‘天’字委托吗?”
  车上,司机不经意的问道。
  坐在副驾驶的老邢头,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迦衣有些好奇,居然连出租车司机都知道这个委托。
  司机冲老邢头竖了竖大拇指:“厉害,一看您老就是高人,这是带着弟子们去历练吧?”
  一说到这,老邢头又恢复了那种高深莫测的样子:“你有一双慧眼。”
  司机呵呵笑了:“不是高人哪能接这个委托,前两天不是有消息说吗,接了这个委托的十个人,都没完成,这个当口还能接这个委托,肯定不是常人啊。”
  “咳咳!!”老邢头忽然咳嗽起来。
  他原本看到有10个人接这个委托,还想打个马虎眼,当时他想,说不定到了那里发现,这个委托已经被别人完成了呢,这样既不丢面子,对迦衣也好有个交代。
  这10个人居然都没完成!?他们是猪吗!
  老邢头深吸了一口气,手抖了起来。
  后排的张天林伸头问:“那这十个人怎么样了?”
  司机皱着眉头说:“好像都在医院躺着呢,病房里都是‘万寿无疆汤’的味道,据传闻,他们还是凑巧捡回了性命。”
  迦衣也伸头问:“这10个人是一起去的吗?”
  司机摇摇头:“这是三波人,两个四人队,一个三人队。”
  呵!还以为是“大型团队副本”,原来是是三四个人一小队啊。
  “哦,那我就放心了!”迦衣点点头,缩了回去。
  她还在想,如果是“大型团队副本”,她就劝说下不去算了。
  小型副本就无所谓了,反正有张天林和他的厉害师父在。
  “呃…”老邢头的话刚到嘴唇边又咽下去了。
  迦衣这么一问,彻底封死了他想撤销委托的后路。如果他撤销了委托,迦衣还不知道会怎么看他呢。
  欲哭无泪!自己装的逼,含着泪也要装完!
  一时间,车子里安静了下来。
  或许是感觉气氛有些冷,张天林出头打开话题:“对了,司机师傅,你知道这三队人都是哪里的吗?”
  司机想了想:“好像有一队是当地的。”
  老邢头一听,顿时又有了信心。
  平牟市当地的除魔师很菜,单个拿出来,甚至还不如张天林。
  “剩下的那两组比较有来头,一队是中海的,一队是京城的。”司机补充道。
  我去年买了个表!!停车,我要下车!我要去撤销委托!
  老邢头一听“中海”、“京城”两个字眼,顿时跳脚。
  这两个地方可是大城市啊,坐镇这里的必须是强大的除魔师!像平牟市,他们四个人也打不过这两个地方的一个人啊!
  与面子相比,还是性命更值钱!
  老邢头酝酿了一下,准备开口跟迦衣说撤销委托的事。
  “迦衣啊…”
  他的衣字还没落地,就见司机一脚刹车踩了下去:“各位客官,我们到了!”
  老邢头:……
  这辆改装车,从车子启动的时候,四面的玻璃就有三面被罩了起来,只剩下前玻璃可以视物。所以后排的迦衣什么都看不到。
  没想到等玻璃可以视物的时候,居然已经到站了。
  “好快啊!”迦衣下车,打开手机地图,发现确实已经到了平牟市。
  短短十几分钟,居然跨越了八九十公里!这司机开的是飞机吗?
  司机腼腆一笑:“我觉醒的能力就是开快车!好了,各位,我走了,请给我五星好评呦!”
  说完,司机一脚油门,改装车瞬间消失在迦衣视野里,只剩下狂风扫落叶。
  “师父!您没事吧?”张天林发现老邢头的脸色有些不好,连忙问道。
  老邢头看着迦衣那兴奋劲,摇了摇头:“没事,人老了,有些晕车。”
  他恨死这个出租车司机了,居然跑的这么快,让他连拒绝的时间都没有。
  “这里就是那个委托地点吗?”迦衣没有看到老邢头悲壮的表情,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破旧仓库问。
  张天林看了看手机,点头道:“对!就是这里。”
  既来之则安之,实在不行就撤退!不过……
  老邢头给自己打了打气,又想挣扎一下,于是强笑道:“一会儿迦衣跟在林林的身后,一有不对劲的地方我们就撤退,毕竟迦衣刚觉醒,她的安全放在第一位!”
  迦衣很感动,心里对老邢头的印象提升了一点。
  她用询问的目光看了看大橘,意思是,你能确保我安全嘛?
  大橘恨不得拍着自己胸膛说没问题,考虑到身份问题,它含蓄的点点头。
  迦衣得到答复后,抬起头:“放心吧邢爷爷!不用管我,我有自保的能力!”
  老邢头:……
  看来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呢~~
  “走!”老邢头一马当先往旧仓库走去。
  从外面看,破旧的推拉门旁挂着半截牌匾,上面写着“限公司”,门上还有锈迹斑斑的警示牌,模糊的可以看见“请佩戴安全帽”几个字,看样子这个旧仓库可能是个废弃厂房。
  大门前,有警示带隔离,前面挂着一个小牌子,上写:“地面塌陷,请勿靠近”。
  老邢头跨过警示带,伸手拉开了门。
  嘎吱嘎吱——
  刺耳的声音让三人牙齿有些发酸。
  顺着长满杂草的道路,三人终于来到了结界前面。
  “呵!这个结界真是大手笔啊!有能力困住,却没能力杀死,看来里面的东西不简单啊!”老邢头说起话,嘴皮子都有点瓢。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老邢头一脚踏了进去,进去前回头说:“是时候展示真正的力量了!”
  张天林摇了摇头,凝重的看着迦衣:“我师父就这样,爱逞能…你进去后一刻都不要离开橘猫。”
  说完,看了看大橘,掏出了一把纸片,踏进了结界。
  “狗蛋,就靠你了!”迦衣放下宠物包,抱着大橘走进了结界。
  后脚刚进来,迦衣眼前的景象就变了!
  一望无际的黄色沙漠,太阳炙烤着大地,风沙像雨幕一样遮挡着视线。
  “咦?这里怎么是沙漠??”迦衣吃惊的问。
  怀里的大橘摇摇头。
  这不是沙漠,这是一个幻术,一个等级不低的幻术。
  而且,它还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呦?天界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