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漠刀传 > 第十五章 选拔

第十五章 选拔


  秋日初晨的暖阳带着几分慵懒洒落在庭院平整的石板之上,梅依德站在庭院中的一樽大水缸前,望着水中倒映着的自己的面容,他微微侧过头仔细地拨弄着自己额前垂落的几根发丝,直至将它们梳理整齐,梅依德脸上终是露出了些许满意之色。
  他挺直了身躯,轻摇折扇,望着水中带着几分洒脱气息的自己,也不知想起什么竟是忽地笑了起来,笑声中带着几分说不出的得意与猥琐。
  夏黎坐在小板凳上,手拿抹布搓洗着手中的碗,眼睛望着梅依德却是不禁暗叹了口气,道:“你还有很多碗没洗,待会洗不完我可不会再帮你了。”
  “扫兴!”
  梅依德“啪嗒”一声收起折扇,没好气地瞪了夏黎一眼,随后撇了撇嘴,带着几分轻快道:“黎兄,不好意思啊,我已经和年叔说了,今日要去参与星浩阁弟子的选拔,恐怕就不能陪你了,至于这碗……”
  说到这,梅依德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道:“以后终于是不用洗了。”
  夏黎听此沉默了下来,随后便又继续开始洗了起来,梅依德见此轻咳了一声,随后肃了肃自己的神情,道:“好了!不说这些了,你伤口怎么样了?”
  “没事了!”
  夏黎轻声应道,梅依德似是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当下双眼微眯,道:“既然没事你还戴着个面具干嘛?再说了,我看你平日里的打扮就跟街上那些要……”
  “饭”字还未出口,梅依德忽地停了下来,他似觉这般说并不太好,当下轻“呃”了一声,道:“打扮的比较随意也不像那种在乎自己长相的人啊!”
  夏黎微微停顿一下却是并未理会他,梅依德又道:“对了!你干嘛不随我一起去参与弟子选拔,我看你刚上山时显然也是有目的的,你不会告诉我你的目的就在待在这破地方洗碗吧?”
  “还不快去,错过时间下次选拔可要等到明年开春了。”
  夏黎淡淡道,梅依德登时微微睁大眼睛,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急忙道:“不说了,我得先走了。”
  ……
  庄严肃穆的镇海殿内,梅依德匆匆赶来,此时大殿之内已来了不少人,有人低声交谈,有人待在角落里低声不语,见殿中氛围散漫,他心下稍安。
  “看来还没开始!”
  他在心中默念,正这时,他忽然感觉后背被人戳了一下,回头一望便是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看到这张脸,梅依德便忍不住在心中一惊,饶是如此,他仍是面色镇定,甚至脸上还带着些许疑惑之色,道:“姑娘是?”
  梅依德眼前之人正是顾薇,见梅依德似乎并未认出自己,顾薇不禁感觉有些窘迫,但她还是鼓起勇气道:“前几日你和他一起来过我家,你忘记了吗?”
  梅依德作思索状,心中想着此事似乎并不好就此盖过,当下轻“哦”了一声,道:“我想起来了,原来是你啊!请问姑娘是有什么事吗?”
  见对方想起自己,顾薇眼中不禁露出点点期待与激动之色,道:“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吗?”
  梅依德眼皮跳了跳,见顾薇目光楚楚,他心中竟有些不忍,但想起夏黎的嘱咐他还是摇了摇头,道:“哦!他啊!我俩不过萍水相逢,自数日前他好像就下山了,自那以后我再没有见过他了。”
  顾薇颇感失落,但似有些不甘,便继续问道:“那你们离开的时候,他有告诉你去哪吗?”
  梅依德大摇其头,道:“姑娘,他是个哑巴,我又怎会知道他去哪了?”
  顾薇低下头不再问,随后轻声道了句“谢谢”便扭头离开了。
  “顾姑娘,你也在这啊!”
  顾薇微微抬头,只见一人正带着几分惊喜之色看着自己,却正是十数日前与自己一路同行的朱谨,但顾薇此刻心神落寞,并不想与人交谈,当下只淡淡道:“是你啊!”
  朱谨身旁的魏彪见此不由得微微蹙眉,心道这女人竟敢如此与自家公子说话,当真是无礼,只是他心中这般想着却不敢开口抱怨。
  朱谨看出了顾薇脸上的神伤之色,当下温和道:“顾姑娘看去似有心烦之事,不若说出来,朱某或许可以帮衬一二。”
  “谢谢,不用了!”
  顾薇轻声道,随后道:“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了。”
  说罢低头便要绕过朱谨向其身后走去,不料心神错乱间竟是没注意到一人正向着她迎面走来,当下便撞了一个满怀……
  二人撞在一块,顾薇被对方撞开了去,而那人却屹然不动,。
  顾薇轻呼一声,眼见就要跌倒之时,众人便是望见那人伸手一把揽住了顾薇。感受到腰间传来的温和之意,顾薇不禁两颊通红,随后连忙挣脱对方的怀抱,不料对方竟似抱的更紧。
  “你放开我!”
  顾薇用手轻轻地拍打着对方的肩头,梅依德吃惊地看着这一幕,而朱谨的手掌更是在此刻紧握成拳。
  “有趣!”
  那人洒然一笑,带着几分动人心魄的邪魅,同为男子,梅依德皱了皱眉头心中涌起了些许妒忌之意,便是一旁俊朗非凡的朱谨也不禁在心中感叹于此人容貌。
  在众目睽睽之下,那人终是放开了顾薇,顾薇挣脱束缚后羞得满脸通红,她恨恨地看了对方一眼,低着头便要跑开,不料那人却是复又拉住了顾薇的手,道:“或许我能找到你要找的那个人。”
  顾薇欲甩手挣脱束缚,不料那人竟是丝毫不放,一旁的朱谨终是看不下去,皱起了眉头,肃然道:“正所谓男女授受不亲,这位公子可以放手了吗?”
  岂料那人对于朱谨丝毫不理,一双眼只盯着顾薇,道:“他是个哑巴,平时穿着一身不太干净的黑衣,但刀法却是极好。”
  说完,那人终是松开了手,顾薇将手抽回,眼中的抗拒之意竟似在片刻的犹豫后渐渐化作了一丝希冀之色,她护着自己的手,低着头不敢看眼前之人,半晌,她终是涩声道:“他……他在哪?”
  那人正要开口,不料一中年男人忽然走进大殿的高台之上,在他身后还跟着一名年纪较轻的少年。这中年男人望着眼前的众人,道:“我叫常山,你们也可以称呼我为常师兄。我是负责此次选拔的考官之一,待会念到名字的进来。”
  众人默然,而先前怀抱着顾薇的那人此刻则看向顾薇,微微一笑道:“我叫柳云姬,是他的朋友,等这边结束之后我会去找你的。”
  顾薇微微抬头看了他一眼,似要将他的容貌记下来,随后便又低下头轻点了两下算是答应下来,柳云姬见此嘴角微翘,眼中闪过一丝炽热之意,但这一切稍纵即逝并无人看见。
  “白二、杜梓津、魏彪、朱谨”
  常山高声念到,四人应声而出,随后便随着常山走进了大殿的后面,众人面面相觑,不过片刻间大殿之中已是议论纷纷。
  梅依德拿出折扇,却见大殿之中竟有不少女弟子,其中不乏姿色出众之辈,梅依德见此大为心动,但只片刻间他便发现这些女弟子的目光大多投放在了柳云姬身上,还有一些则是望向了朱谨,梅依德轻哼了一声,将折扇插入腰间,随后越想越气竟又将折扇拿出扇了起来,似要借此平息心中的沉闷。
  大殿后,四人依次坐于事先摆好的椅子之上,常山看了一眼前来面前的四人,随后将目光望向了一旁的一名弟子,道:“玉祥,待会他们出去你便按着这张名单念。”
  说罢,常山将名单递了过去,那叫玉祥的少年接过纸条便出去了。待那少年离去,朱谨便是发现坐于常山身旁的那名老者似是意味深长地看了自己一眼。
  “老夫名为伏骥,是负责此次选拔的主考官,你四人的来历沐修长老已经和我说过了。”
  朱谨目光微凝,他并不愿自己的身份被太多人知晓,而一旁的杜梓津倒是未有这般思虑。在他想来,若这星浩阁得知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自己以后在这阁中的日子想必会舒服很多。
  “你四人上山虽只是为了习武,但阁中诸多事情仍需你们参与。”
  “自是义不容辞!”
  魏彪道,朱谨听此心下稍安,看来自己的身份并未泄露。
  “哇!好俊的男人啊!”
  屏风后,一少女透过屏风间隙望着坐于椅子上的朱谨痴痴道,少女身旁的女子听此白了少女一眼,道:“确实长得不错,但你也不用这样吧?小芸,你看你,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那少女双唇微张,原本俏皮可人的面容此刻看去竟有些说不出的呆滞,却正是幽绝夫人的贴身丫环小芸,听一旁的女子调侃,小芸却是正过脸道:“兰儿姐,这么好的男人你不喜欢吗?”
  被小芸称作兰儿姐的女子面容清秀,眉目端正,正是数日前与顾薇遭遇的女子铁兰儿,她略微思索了一下,道:“那也得看他人品怎么样吧!”
  “那他要是品行端正呢?”
  铁兰儿向着坐于椅子上的朱谨深深望去,却见他星眉朗目、脸上仿似总挂着温和笑意,那笑意是那样的让人心安,也不知想起了什么,她的脸颊忽然涌上了些许的淡红之色。
  “哼!”
  一声轻哼自小芸的口中传来,却听她小声,道:“你看你!”
  铁兰儿惊醒,脸上却感觉烧的愈加厉害,当下笑骂了一声:“死丫头,居然敢埋汰起我来了。”
  屏风前,那叫伏骥的老者眉头微皱了一下,小芸似是察觉到了,当下对着铁兰儿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两人顿时安静下来。
  “曾敏、程可、顾薇、梅依德”
  随着朱谨四人走出,那叫玉祥的弟子又按名单念了四个名字,梅依德缓缓走了过去,不久顾薇也来到了那名弟子跟前,而念到的另外两人似是过了好一阵方才自人群中走了出来。
  梅依德心情本就有些闷沉,此刻见另外两人行动如此缓慢,当下心中便更是不满,但当看清那二人中一人的面容之后,梅依德脸上的不满刹那间便是烟消云散,一双眼睛更是直直地盯着走来之人。
  不单是梅依德,殿内许多男人的眼睛此刻都情不自禁地向着那道身影望去,却见那女子穿一身淡绿色衣裳,体态婀娜,眉目冷若冰霜,莲步轻移间仿似不食人间烟火。
  待得那女子走近,梅依德只觉心头一窒,整个身子都仿佛僵硬了一般,便是站在不远处的那名星浩阁弟子玉祥此刻看去也有些恍惚之意,但只片刻间他便回过神来,道:“你们跟我来。”
  常山望了一眼坐于右边的两名女子,问道:“曾敏、程可,你二人因何上山?”
  “我二人一路上听闻这星浩阁乃浩然之地,是以上山希望能略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那淡绿色衣裳的绝美女子名唤曾敏,她淡淡说道,声音如切冰断玉一般。
  伏骥点点头,常山听此轻“嗯”了一声,随后目光转向了顾薇,道:“上次舍命挡在阁主身前的那名女子想必就是姑娘了吧!”
  顾薇迟疑片刻后微微点头,常山见此继续道:“白长老已和我们吩咐过了,稍后兰儿那妮子会替姑娘将琐事安排妥当。”
  “那就劳烦了!”
  常山与伏骥二人微微颔首,随后目光一同望向梅依德,梅依德顿时一惊,只觉二人目光有些怪异,当下便道:“两位长老师兄,我此次上山乃是仰慕……”
  话未说完,常山摆手制止道:“不久前闽北三狼造访阁中,他们乃毒万里手下,这个想必你是知晓的,血毒门虽非名门正派,但这些年来倒也并未为非作歹,与我星浩阁更是井水不犯河水,所以小兄弟想要入阁的请求我阁怕是无法答应了。”
  在听到“闽北三狼”之时梅依德心中已是“咯噔”了一下,此刻却听一旁的伏骥接道:“闽北三狼造访之时带来了毒万里的亲笔书函,此事干系重大,我阁并不愿轻易得罪血毒门,所以此事还需小兄弟谅解,至于你在我阁期间干的活,我阁愿以十倍工钱结给小兄弟。”
  说罢,伏骥从怀中拿出一个小袋轻放于梅依德身前,梅依德眨了眨眼睛,并没有立即接过那看去颇有些份量的钱袋。
  “不是……你们连银两都准备好了,这是要赶我下山吗?”
  梅依德脸色沉了下来,下山意味着什么他比谁都清楚。
  “这是长老们的决定,江湖之中是非难辨,星浩阁并不愿干涉,正所谓江湖事江湖了,此事还请多担待。”
  梅依德恨恨地看了眼前二人一眼,随后拿过桌上的钱袋,道:“好!我也不与你们为难,等我到后厨拿了东西就走。”
  说罢,不待其他人反应,梅依德便起身向着殿外走去,临走之时,他目光微凝,却是瞥见顾薇右手食指之上似有些微的隆起,当下眉头微皱,借着这一瞬的时间他仔细地看了一眼顾薇的面容,眼中闪过一丝细微异色,但终于还是离开了。
  “没想到这土包子也来了!”
  屏风后,铁兰儿微微蹙眉,小芸听此当下有些疑惑,道:“怎么了?”
  铁兰儿白了她一眼,道:“没事!”
  选拔还在继续,铁兰儿与小芸二人在屏风后默默地察看着,自起初的好奇期待到了此刻已然有些昏昏欲睡。
  “啊……”
  看着屏风前那几个长相普通的面试之人,铁兰儿忍不住微微地打了个哈欠,却是小声道:“好困,应该也差不多了吧!”
  果不其然,不过一会,在屏风前面试的四人走后,玉祥只念了三个名字。
  “赵楷、柳世杰、柳云姬”
  铁兰儿知道每次面试之时皆为四人,若是只念了三个或者两个一个名字的时候则是最后一波面试了。
  或许因为后面见的面试之人大多长相普通,铁兰儿当下已是意兴索然,倒是一旁的小芸,平日里与幽绝夫人居于偏僻,难得出来一趟,到了此时竟还是一副极有兴致的样子。
  “嗯?”
  铁兰儿忽然感觉有些奇怪,只觉小芸竟是突然安静了下来,回头一瞥却见这小姑娘巴巴地贴在屏风上看着,看那模样竟仿佛忍不住要撕开屏风一般。
  铁兰儿见此忍不住好奇地向着屏风外看了过去,当她的目光自柳世杰、赵楷二人身上扫过到达柳云姬身上之时,她忽然睁大了眼睛,时间仿佛在刹那间停止了。
  “嘭!”
  常山与伏骥都是一惊,铁兰儿一脸尴尬地望着场中的几人,发现众人目光俱在自己与小芸身上。
  “啊!”
  一声低沉惊呼,小芸掩面急匆匆地跑开了,铁兰儿轻咳了一声,道:“我去看看她怎么了。”
  说罢,便逃一般地离开了,只留下那躺倒在地的屏风。
  “这孩子……”
  伏骥摇摇头,随后看向面前的三人,道:“各位面试已过,只待核实身份便可入阁成为阁中弟子。”
  ……
  后厨之中,梅依德踱步于庭院之中,眉头深锁。直至听到脚步声这才抬起头来……
  望着迎面走来,低着头似陷入了沉思中的夏黎,梅依德向着他急匆匆地走了过去。
  “我要离开这了!”
  夏黎有些错愕地望着梅依德,却听梅依德正色道:“星浩阁已容不下我,但在离开之前我有些事需要告诉你。”
  “何事?”
  “其一,顾薇已经拜入星浩阁成为阁中弟子;其二,她的右手手指受了伤,病源应该并未根除,可能需要尽快医治。”
  夏黎眉头微皱了一下,道:“怎么医治?”
  梅依德沉吟片刻,道:“我并未真正地察看过她的伤口,所以这一次恐怕不能帮你了。”
  说到这,梅依德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眼眼中已满是决然之意。
  “希望以后还能再会。”
  见梅依德就要离去,夏黎却是忽然道:“等下!”
  梅依德没有转身,夏黎道:“后厨的东面地处偏僻可以躲藏,你待在那不会有人发现的。”
  梅依德摇摇头,道:“但下了山如何能再上来?上山的路只有一条,且时时有人把守……”
  说到这,梅依德似是忽然想起什么,却是转身道:“阁中人若是私自上下山一定会被盘问,你上次受伤前下过一次山但似乎并没有被发现。”
  “难道还有另外一条路?”
  夏黎摇摇头,随后道:“你先下山,晚点我会去半山腰的那座亭子找你。”
  梅依德听此眼中闪过一丝激动之色,他一把揽住了夏黎的双肩,道:“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那我先下山了!”
  ……
  距暮海城百里之外的一座岛屿之上,屋门微敞,矮小的茶几旁,炉火轻烧将瓷盆中的清酒煮的温透。
  柳生荆从盆中取出一支酒,将野田雄本身前的小杯倒满。
  “二十多年前我们扶桑之中出了一名极为惊才绝艳的年轻武士,名叫刹。当时刹只身前往扶桑诸派寻求挑战未尝败绩,无论忍术还是刀法据说都无人能与之比肩,后来他听闻中原之地藏龙卧虎遂引船西渡,却从此再无音信,此事雄本君可曾听闻?”
  野田雄本点了点头,脸上忽然现出了些许遗憾之色,道:“此事我早有所闻,据说在西渡之时他所乘的船只在海上遇见了大风浪,船上所有人都葬身于大海之中了。”
  柳生荆给自己的酒杯倒了半杯酒随后将酒壶重又放回瓷盆之中,道:“我记得他挑战诸派之时你正好在东瀛,不知你可曾见过他?”
  野田雄本眨了眨眼睛,似是不解柳生荆为何问自己这个问题,但还是点了点头,道:“见过一次,那时他正好向伊贺派发下战书,我听闻消息便早早到了那,因为那时他已极负盛名,伊贺派掌门人更是亲自迎战,但……”
  说到这,野田雄本似是回想起了当时的场景,哪怕过去了这么多年,提及此事他脸上神情仍满是震撼之色。
  “不过一刀,伊贺掌门便被他断去了左臂。”
  “什么?”
  柳生荆满脸的不可思议,野田雄本却是微眯着眼道:“据说接受他挑战的人中除了伊贺派掌门,其余之人尽皆被他一刀所杀,若非亲眼所见,我几乎都不敢相信。”
  柳生荆从震惊中走出,随后却是陷入了沉思之中,道:“暮海城那边传来消息,此次与我们合作的那个人派出了六名杀手,计划原本是要成功的,但在千钧一发之际却是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救下了萧海,据说那人刀势快若奔雷当世无双与传闻中的刹有几分相似,我在想此人会不会与刹有所关联。”
  野田雄本摇摇头道:“我想不会,若此人便是刹……”
  说到这,野田雄本有些犹豫,但还是道:“那我们只怕十数年内都要蜷缩在这小岛之上了。”
  柳生荆拿起酒杯,随后轻饮了一口杯中之酒,微微笑道:“即便那人是刹,也许用不了多久我们便能等来转机。”。
  野田雄本脸上满是疑惑,在他看来这些年星浩阁原本就一直处于强势,若是有了刹更是如虎添翼又如何能等来转机。
  柳生荆似是看穿了野田雄本的心思,当下将酒杯推向野田雄本,有些意味深长地说道:“有时嫉妒和恨便能自内部摧毁一切固若金汤的防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