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天下安康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独孤家降 下

第一百二十八章 独孤家降 下


  其实独孤大义来见独孤怀恩,不仅仅是劝说,而是摊牌。若独孤怀恩真的要死抱着李家不松手,或者说拘泥于独孤整和黄明远的仇恨,那他独孤大义怕是也要来一个大义灭亲了。
  独孤大义有独孤览这样的父亲,小时候接触的也是黄明远、薛世雄、宇文成都这些英雄,自然看不上李渊这个“婆婆面”。
  其实整个关陇世家皆有和独孤大义一样的无奈。
  为了关陇世家的利益,他们不得不选择李渊。可是李渊装了几十年,装的天下人都相信他没什么野心、能力,装到天下人都觉得他是个懦弱、胆怯的老太太。
  这样的人为天下之主,虽然是豪门大族最希望的,可是,谁人信服。
  就像黄明远,无论关陇勋贵们怎么诋毁、辱骂,但所有人都承认,黄明远有通天之能,就是古之名将亦未必能敌。
  不得不服啊。
  所以被困永丰仓城之后,独孤大义便生出别样的心思。
  尤其是听说李渊已败的消息,独孤大义赶紧派人偷偷前往隋军营中,去见屈突通。
  独孤大义识得屈突通,更识得黄明溥。
  拜有个好爹所赐,独孤览当初为黄明远的部下,是关陇之中少有的支持黄明远的人。独孤大义也常去卫公府拜访,所以识得很多黄家人。
  这次独孤大义要临阵起义,拜独孤览的遗德,屈突通和黄明溥对其很礼遇。
  谁都知道卫公是个重情之人,单凭独孤大义是独孤览的儿子这一条,投了大隋,卫公就亏待不了他。
  独孤大义也心知肚明,连条件都不提了。
  这边和隋军商量好了,独孤大义才来见独孤怀恩。他早就打定主意,若是独孤怀恩同意,那他仍以独孤怀恩为首反正;可若是独孤怀恩不同意,也挡不住他。
  独孤怀恩这些日子将军中之事尽付独孤大义,使其掌握了军中相当一部分力量。平日里,独孤大义当然不能裹胁三军造反,可现在,不是不同往日吗?
  独孤大义能带着他们去活。
  眼看独孤大义不停地催促,独孤怀恩看向这个侄子问道:“大义,你是不是和隋军联络了?”
  独孤大义抿着嘴,也不说话。
  独孤怀恩不由得笑道:“我该想到的,五兄是黄明远的旧部,隋军那边,定然是亲朋故旧无数。”
  
  “那叔父的意思?”
  独孤怀恩冷冷一笑道:“昔日勾践在夫差面前,为了活命,甘愿吃屎,我为了家族,这膝盖向黄明远,又有何弯不下去。”
  独孤怀恩觉得自己有些小看这个侄子了。
  有独孤怀恩领头,这反正之事,立刻便要顺利很多。
  独孤大义毕竟身份、地位、影响力都差了不止一星半点。而且独孤怀恩比独孤大义筹谋的更周全。
  独孤大义是准备一个人带着部队反,而独孤怀恩则是准备拉上窦诞。
  窦家人都降了,还少一个窦诞。
  独孤怀恩此时的思绪已经不仅仅是现在的永丰仓,而是把目光放到了未来独孤家、窦家归隋以后的事情。
  无论是窦家还是独孤家,跟黄明远俱是仇怨,想在黄明远的统治下活命,不仅仅是要讨好对方,还得两家相互抱团取暖。
  独孤怀恩让独孤大义返回西门待命,而他亲自去见窦诞。
  窦诞是窦抗的第三子。历史上是李渊的二女婿,不过此时李凤阳提前被黄明远拐走,李渊的二女儿嫁给了柴绍,窦诞啥也没落到。
  独孤怀恩是化妆成一个小兵,秘密来到窦诞宅中的。
  自当日窦诞的弟弟窦师武在城外劝降,窦诞为了避嫌,便自避宅中,而将军队交给李建成。
  窦诞也是没办法,自己的亲弟弟在城下劝降自己,让他如何自处。
  而且窦诞手下的参旗军尽是以当初李渊攻略河东时的降兵为骨干编练的,窦诞虽名为主帅,但还真控制不了这支部队,倒不如交出去痛快。
  虽然李建成对窦诞表示了足够的信任,也没有接受窦诞的辞权,但也让心腹杨文干担任参旗军副将,佐助窦诞,实际上控制了这支军队。
  独孤怀恩来见窦诞,都要乔装易服,就是担心李建成派人监视窦诞。
  独孤怀恩进得宅中,窦诞正在喝酒。
  “光大(窦诞字),何苦喝闷酒?”
  窦诞和独孤怀恩,虽然独孤怀恩辈分高,但其实是窦诞比独孤怀恩大四岁。
  二人一同长大,关系莫逆。
  “我一戴罪之人,不待在宅中,又能做啥?”
  独孤怀恩坐下给自己斟上酒,又问道:“你觉得陈国公是不是真的已经降了黄明远?”
  窦诞看向独孤怀恩,想说什么,最终却没有开口。
  自己的亲弟弟窦师武都来了,这事八成是真的了。虽然自己的父亲一向表现的和黄明远势不两立,但他相信自己的父亲能做出投降的事来。
  眼看窦诞的样子,独孤怀恩便言道:“既然如此,那你还愁什么?既然窦家长辈决定了投降,那你便听从长辈之命便可,在这里喝闷酒,既负了家族的信任,也不会得到李建成的信任,就是喝死,有什么用?”
  窦诞听得独孤怀恩的话,大吃一惊,有些结巴地说道:“怀恩(独孤怀恩字,以字行,名不祥),你······你······”
  独孤怀恩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我不像你,没有父亲,家族长辈也尽皆去世。整个独孤家再不振奋,就真的没落了。独孤家和窦家世代联姻,和为一家,对于此事,陈国公是怎么考虑的,我便是怎么考虑的。”
  窦诞听了,良久才言道:“那怀恩来找我?”
  “一起干!”
  窦诞看着独孤怀恩满是灼热的目光,最终点点头。
  独孤怀恩趁着夜色从窦诞宅中离开,又连夜去见了吕绍宗。
  吕绍宗是独孤怀恩的旧部和好友,当初在蒲坂城下,吕绍宗攻城惨败,被发配到潼关。若不是李建成实在无人可用,早就被丢到犄角旮旯里了。
  不过之前的永丰仓城之战,吕绍宗打得很拼命,稍微挽回一些李建成的信任。
  但吕绍宗作为关陇一员,也不想就这么跟着李家死了。
  所以独孤怀恩一撺掇,吕绍宗便加入了独孤怀恩的造反行列。
  无毒不丈夫,为了活命,李唐就顾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