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剑魔逆神 > 第132章 主动送上门

第132章 主动送上门

不好,要坏事!
  
  宁越心中顿时一阵后悔,为什么自己要把从圣宣教手中夺来的折叠虐别在腰间,而且此刻右手还就放在一旁,蓄势待。?
  
  这样一来,根本解释不清楚!
  
  霎时间,十余道幽冷的目光集中于他的身上,为的浅绿衣裙女子柳眉一眼,冷冷喝道:“阁下到底什么来路,为何要下如此狠手?”
  
  “我想,各位是误会了点什么。这个不是我的,是刚才捡的。”
  
  宁越急忙回道,抬手一抓将折叠弩抛在地上,复上一脚狠狠一踩,直接将之踏断。
  
  不过瞬间他神色再是一变,只觉前方集中的目光里更加冰冷,还多了几分不屑的轻蔑之意。刚才自己的做法,简直就是欲盖弥彰。
  
  “阁下难不成把我天音谷当成都是傻子了吗?”
  
  为的绿裙女子面露鄙夷之色,流云袖中纤纤玉指一握,几抹氤氲骤然弥漫,细长冰晶凝结于无形之中。
  
  在她身后,其余女子似乎完全没有打算动手的意思,清一色立在那里观望着,瞥向宁越的目光中或多或少带着几丝怜悯之色。好像在她们看来,一旦交手,胜负结果非常明显。
  
  “赵洛,把那个女人带出来,跟她们好好解释一下。”
  
  回一喝,宁越可不想在这种地方与天音谷的弟子交手,先不谈胜负如何,只要动手生了摩擦,之后再想坐下和谈结盟之事,势必难度增加不小。
  
  闻言,绿裙女子眼神微变,哼道:“果然,你不是一个人。”
  
  刹那之后,她又是骤现一抹惊诧之色,似乎想到了什么。
  
  “她没法解释了,刚才也许我下手重了点,让她得到一个喘息的机会,直接咬舌自尽了。所以说,要不我来和她们解释吧?”
  
  同一时间,赵洛应声而至,然而,看到绿裙女子的那一瞬间,整个人脸色都变了。
  
  “闵月言?”
  
  “真的是你,赵洛!我还说刚才怎么觉得那个名字那么熟悉!”
  
  霎时间,绿裙女子闵月言脸上充斥着怒色,右手猛然抬起一握,五根凝结冰晶瞬时出射,划过虚空的轨迹中都飘逸着一缕缕晶莹之色。
  
  “别一见面就动手啊!”
  
  赵洛惊呼一声,本能右臂扭动一拦,五指并拢一张一合,动作诡异,形如灵蛇。
  
  乒!乒!乒!乒!乒!
  
  若隐若现的虚影搅动一扫,他手臂停滞之刻,五根冰晶尽数崩裂,不曾伤到丝毫。
  
  “不动手,你还想怎么样?辜负了我一片真心,说是无心于此,只沉醉于武学修炼中,却投靠了恶名昭着的圣宣教。终于得知你下落的那一日,我在心中誓,一定要亲手杀了你!”
  
  嘶吼一喝,闵月言弓身一跃,扬起的双臂晶莹闪烁一片,数十枚凝结冰晶犹如雨点般疯狂倾斜而下,呼啸深寒。
  
  “你就不能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吗?”
  
  乒乒!叮!叮!
  
  赵洛的动作很快,身形矫若游龙,变幻的左手状如蛇尾摇曳搅动,轻而易举拨开冰晶。而右手则如灵蛇吐信,或五指合拢一咬,或摇晃一撞,正面直击破碎冰晶。整个人游弋在倾泻而下的深寒中,来去自如,毫无伤。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两个人是旧识?”
  
  看着两人一边叫嚷着一边缠斗,宁越眉头直跳,猛然间又是扭头一望,却见好几道冰冷的目光锁定在自己身上,显然是判定成了敌人。
  
  再想想刚才名为闵月言的女子所说,她竟然知道赵洛是圣宣教的人!
  
  “赵洛,你坑我!明明说过了,知晓你身份的人没几个,怎么撞上的第一批人里就有?”
  
  心中哀嚎一声,宁越扭身拔剑,暗红色剑光扫动一格,连串火光迸射锈迹斑斓的剑锋之上。仅一刹那,两柄长剑已然劈落。
  
  铛!铛!
  
  一触即退,他可不愿意陷入缠斗之中,赵洛那边那些天音谷的女弟子好像达成了一致,无人插手。可是他这边可完全不一样,两道人影双剑齐下的同时,还有一人纵身绕至后方,试图偷袭。
  
  叮——
  
  背剑一格,宁越反手持剑挡下第三名女子的偷袭,余光一瞥,之前两人追击而至,交叉的剑光合拢一剪,来势汹汹。
  
  “没必要见面就来杀招吧?”
  
  他无奈一叹,左手五指一颤,虚空为之轻轻一震,狂暴的灼热气息扭曲出圈圈涟漪,化掌为拳轰击的刹那,身前甚至凭空燃起一阵阵炎浪烈焰,咆哮于虚空。
  
  轰隆隆!
  
  火光爆裂,双剑溃败,奈何后方偷袭者再觅机会,长枪一抖从暗煊古剑侧面擦过,朝着宁越后背狠狠一刺。
  
  电光石火中,宁越却是暗暗一笑,根本无需回头,长剑于掌中一翻,划动的棕红色剑光赫然以攻为守,斩落于背后。
  
  乒!
  
  枪折,斩裂的枪尖斜钉于大地之中,侧起的亮银色锋刃映出一道拔地跃起的身影,在半空顺势一翻,换位落在了一击失手的女子身后,长剑递出一架,正好抵于咽喉之上。
  
  “都住手。”
  
  宁越轻轻一叹,倒持的暗煊古剑装模作样地往女子雪白的侧颈上比划一下。
  
  瞬间,前方所有天音谷弟子都是一愣,不由停下了动作,最前面两名刚刚败绩一招的女子满脸怒色,其中一人顿时一喝:“放开她!”
  
  “刚才一招,若是你们得手,可会放过我?”
  
  冷冷一哼,宁越扭头望向一旁同样停下的两道身影,对着赵洛努了努嘴,没好气哼道:“最快度,和你这位旧识解释清楚这一切。不然的话,我抛下你一个人走。”
  
  “那也要看,她肯不肯听我说啊。”
  
  赵洛耸了耸肩,一脸的无奈,看着闵月言燃烧着怒火的双眼,心中的底气又是少去几分,试探性问道:“那个,之前我们可能是有点误会,所以……”
  
  “赵洛,叫你这位圣宣教的同党放开我师妹,不然的话,今日这里就是你们两个葬身之处!”
  
  闵月言狠狠一喝,突然间,双眼一瞪,诧异地看着一旁的同门师妹,却见她独自一人立在那里,持剑而立的宁越没了踪影。
  
  下一刹那,一抹冰冷的刺痛吻上了她的侧颈,目光低下一瞥,赫然望见一抹棕红色剑锋近在咫尺,而宁越的声音直接响起在她身后。
  
  “安静一点,让他把话说完,行不行?”
  
  背脊莫名一寒,闵月言不敢置信地问道:“怎么可能,你是怎么办到的?”
  
  对此,宁越仅仅哼声一笑:“这便是实力,具体的你无须知道。”
  
  在他心中,却是还有几分侥幸。还好,刚刚暗煊古剑血祭的力量尚有残余,突然间动瞬灭成功,一招致胜。
  
  擒贼擒王,这一点这一次依旧通用。
  
  其实,他早就看出来,真要打的话,闵月言根本不是赵洛对手,然而后者一直只守不攻,刻意放水。若非如此,他也不至于出此下策。
  
  铮——
  
  下一刻,暗煊古剑挪开,重入背负鞘中,宁越退到一旁,伸手指了指前方的帐篷,笑道:“我想,你们两个都不愿意旁人知晓交谈的内容吧?不过不管结果如何,我只想说,我们不是你们的敌人。”
  
  摸了摸还有些冰冷的侧颈,闵月言半信半疑问道:“那么,这里又是怎么回事?”、
  
  “恰巧路过,顺便收拾了一下圣宣教断后的人,结果没收住手,全部杀光了。如果知道你这么快来的话,我肯定留几个活口。有些话,还是私下说吧”
  
  赵洛勉强一笑,也是指了指一旁的帐篷。
  
  抬手一挥,闵月言冷色回道:“不必了,直接在这里说就好,没什么见不得人的。阿青,阿优,把剑放下吧。如果他们两个真是敌人,我们早死了。”
  
  “呼,你总算明白了。”
  
  宁越长长呼出了一口气,心里还在嘀咕,如果赵洛和这闵月言是旧识,关系似乎还不一般,如果可以重归于好,也许不用韩景以黎星阁名义出面,结盟的事情就能够定下。
  
  然而,他心中的一丝暗喜尚未腾起,瞬息之间又是被打断。
  
  “赵洛,你实话告诉我,为什么在迎娶我的那一天不来,让我当着上千宾客的面丢脸。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兼之你我青梅竹马,明媒正娶就被你这样无缘无故给推了!”
  
  此话一出,别说是宁越,其余天音谷的女弟子也是个个面露震惊之色。
  
  他们两个竟然还有这一出?
  
  “闵月言,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看待,真的没有那方面的心思。你也知道,父母之命,我没想着听啊!本以为,外出躲上几年,你小孩子性过去了,也就淡忘了。我父母那边也不会继续逼了,皆大欢喜。”赵洛一脸苦闷,连连摇头。
  
  脸色迅阴沉下来,闵月言喝道:“皆大欢喜!赵洛,你这样玩弄我的真心,还好意思说出这样没心没肺的话来?行,那我再问你,你说的是除去寻找新的武学修炼,为何加入了圣宣教?”
  
  赵洛连连摇手,回道:“我也不想啊。本以为拜入一个隐世宗门,习练独门武学,却不曾想到师傅与圣宣教掌教是故交,临终前,把我们几个师兄弟都托付过去。得知圣宣教的真正面目后,我就与他们撇清了界限,绝对没有同流合污。这一点,闵月言你一定要要相信我!”
  
  “既然没有同流合污,那么你为何出现在这里?”闵月言哼道。
  
  “这一点,我……”
  
  突然间,赵洛神色骤变,急忙一喝:“小心!”
  
  嗖嗖嗖嗖嗖嗖——
  
  箭如雨下,半空中突然****而落数十道飞掠黑影,泛起的淡淡涟漪逼近后一望,竟然清一色都是令武者闻风丧胆的秘纹矢!
  
  叮!叮!叮!叮!叮!叮!
  
  众人的防御还算及时,奈何箭矢又快又密,虽无当场毙命,但是五名天音谷弟子被击伤,跪倒在地上。
  
  不远处,错乱的碎岩之上若干道黑影悄然而现。
  
  神色凝重起来,不过很快,赵洛又是一笑。
  
  “似乎,可以证明我清白的证据主动送上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