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叶双兔那个气啊。
  这死不长记性的倒霉东西,大清早来扰人清梦,欺负大白不在她拿它没办法吗?
  她不想连祁修好不容易睡一会儿还被吵醒,兜了个圈子绕出去,想给这死乌鸦来个背后偷袭。
  谁知道这鬼东西上次吃了亏学精了,叶双还没来得及扑到就被它发现了。而且它根本不怕叶双兔,扑腾着翅膀就和叶双兔打成一团。
  叶双兔吃了那大翅膀的好几巴掌,耳朵还被啄了好几下,气急败坏一路追着它跑,从阳台打到阳光房,从阳光房打到花园。
  到了花园那死乌鸦转身就跑,一路低空飞向花园迷宫,动不动还要回头盘旋叫嚣两下。
  没有大白的援助叶双兔尽吃亏了,哪里能甘心。
  死乌鸦不怕在迷宫迷路,她就怕它不成?
  她和大白早就把这地方绕熟了好不好!
  乌鸦也是贱,发现叶双兔有不想搭理它的念头就回头啄她脑袋,叶双兔简直气炸了,奔进迷宫花园就一通狂追。
  赵灵犀吓得落荒而逃。
  她怕警察查出她的真实身份。
  她的脸毁到医院没有一个人能认出她来了,如果这个消息传到网上去,她就真的全完了。
  太阳渐渐西下,赵灵犀跑不了多远就已经喘了,躲在医院后面一条死胡同里。
  天渐渐暗沉下来,望着四周陌生的路景,她茫然又无助。
  跑了又有什么用?
  现在看来,找警察或许是最后一条路了。
  否则像这样,哪里也去不了,谁也不会来救她,就这样在这里自生自灭,她的脸也不会好起来!
  她靠着墙坐倒下来,抱着腿呜呜地哭了起来,声音压抑,像受伤的小兽。
  想不明白,想不明白现实为什么要把她逼到这种绝路。
  她已经努力在坚强,努力在挽回。
  为什么最后一点希望也要夺走!为什么这事上这样离奇的事情要发生在她身上!
  想着想着,心头就涌出了无尽的恨意。
  都是杨涛,都是方丽虹那个贱人!
  她爱了杨涛那么久,为他付出那么多,他竟然和她的死对头搞上了不说,还在她遭遇厄难时竟然对她不管不顾,甚至恐吓威胁她!
  说起来,要不是那天杨涛和她分手,她怎么求他他也不心软,她就不会伤心地跑出去,就不会遇到那样离奇的事,不会毁掉了脸。
  凭什么她的一切都被毁了,那对狗男女却能花着她的钱逍遥快活?
  这个世道,天理何在?!
  她越想越恨,越恨越难受,想到杨涛最后对她说的那些话,她恨不得拿把刀把杨涛捅死算了!
  如果她的人生从此毁了,那起码,也要那对够男女给她陪葬!
  就在她恨得不知今夕何夕,甚至没有察觉到白色的衣服上缓缓蒸腾出黑色的怨气时,死胡同里忽然探出一只枯瘦的手,拍在她的肩上。
  她受惊抬头,身上的黑气顿时消散了。
  医院背后的这条路人烟稀少,偶有路过的人也不会往死胡同里多瞄一眼。。
  昏暗的巷子里,白色卫衣的女孩抱膝坐在地上,而她旁边,一个全身黑衣黑袍的人男人在和她说着什么。